大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权国 > 3951 新世界
    “情况怎么样?”略显急切的声音,虽然细微,却很清楚,熟悉感觉让还处于半沉睡状态的杜宇呼吸微微顿了顿,眉头微簇在一起

    “出了意外,谁也没想到会有一辆大卡车冲上人行道……”

    “死了吗?”

    “断了三根肋骨,还好没有伤到内脏,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可是右腿粉碎性骨折,就算是疗养得当也会留下一点残疾”

    “残疾?不会死就没问题”

    “是的,就是一点点残疾,可能走路有点坡,其他就没有什么了”

    “送他回来!”

    “医生说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移动”

    “看好他,如果你不想你姐姐悲痛欲绝的接到她儿子意外车祸后,突然伤势加重而死亡在医院的消息,就一步也不要移开,这些混蛋也太不择手段了,我立即安排人过去“

    “你是说这件事不是意外,你那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等着,记住前往不要离开,嘟嘟……”(盲音)

    杜宇从睡梦中被吵醒,看见舅舅龚藏微胖的身材站在窗口位置,一只手握着守旧,一张紧张的有些发白的脸

    “你醒了,感觉比昨天怎么样?”

    看见杜宇睁开眼睛,龚藏连忙走过来,脸上带着实实在在的关切,龚家在湘南算是一个商业世家,主要经营的是各种药材,龚藏作为柳家子弟本应成为一名商人,可是龚藏却因为意外的考上了帝都大学,而意外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三十四岁就能够成为柳城大学管理后勤的一把手,据说再过两年还有可能问一问副校长的位置,除了本身的能力外,自己母亲在家族内调动的人脉财力支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还好,就是胸口有些闷,有今天的新闻吗,出了这么大的车祸,应该是有新闻报道的吧,我也想看看自己上新闻的样子啊”

    杜宇嘴角微微笑了一下,其实他是想要知道现在是那个时间,自己在伊卡迪瓦待了足足八年,好不容易适应了那个时代,突然又转回来,无论是意识上还是感觉上都有些纠结的感觉,至少有一点还是比较宽慰的,那就是自己创建的猎鹰帝国并不是虚幻的,也不是凭空想象,否则杜宇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昏迷期间进入了植物人状态,在伊卡迪瓦的一切都是自己脑海里的想象,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些太残酷了!

    “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想着上新闻?难怪你爸爸对你不看好,如此随意,这可完全不像是你们杜家人说的话“龚藏意外的楞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凝声说道“你送到医院的时候,你的手机就已经找不到了,那种情况下,那么多的化学液从车罐子里流出来,十之八九是已经被融进去了,而且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暂时用不了手机“

    “我昏迷了多久?”杜宇犹豫了一下

    “十六个小时,还好出事地点距离医院只有不到三百米,否则我真敢相信会是什么结果,好好休息,什么也不要想,你父亲已经派人来接你了”龚藏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窗外街道上的来往车辆,数百米外,虽然有已经进行了化学物的残余清理,但是依然可以看见被腐蚀后留下的一大块斑点,这不是意外的话,那就绝对是故意杀人,军队上的人都是这样肆无忌惮的吗?

    “听说军队里边最近因为一些调动闹到很凶,因为上个月中比亚地区与南细地区的冲突,据说双方已经都在调集兵力,国内一定是从南高原调动,而你父亲正好也在这个范围之内,如果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从临战人员的心理考虑,你父亲被留下来的可能性很大“

    “你是有人想要让我死来影响这次调动?”

    杜宇目光闪烁,这当然不是意外,肇事司机那双视死如归的眼睛里就没有丝毫慌乱的成分,本来杜宇还在意外对方是怎么做到不怕死的,如果是军人那就正常了,甚至杜宇第一时间就猜到,这件事没法查,肇事司机虽然是军人,但不代表就是正规士兵,可以是退役的士兵,军队里边出来的,有普通士兵,也有真正杀人如麻的边防军,不要看国内歌舞升平,地方军区内的士兵一个个懒洋洋的,可是在中比亚共和国的边防地区,小规模的冲突一直都是存在的,那才是真正的练兵场,共和国的野战部队从来不会驻扎在城市地区

    “好了,不说这个沉重的话题,好好休养,我会在这里守着你的,你父亲的人会以最快速度赶过来的”龚藏从口袋里取出一包烟,手指挑出一根来,点燃抽了一口,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霓虹灯光照在略显凝重的脸上,如果对方真的穷追不舍怎么办?自己这样的身板也挡不住啊!要命啊!

    杜宇闭上眼睛,他倒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可是有人不肯过他,杜宇晃了晃脖子,想把这个人赶走,但是没有用,因为那个人在他的脑子里,就像是一个探索者正对着某个奇观发出激动的欢呼声,真是壮观不是吗,这需要多少颗人头才能做到,你杀了多少人?十万,二十万,还是三十万!

    “三十万!”杜宇闷了一声,自己如果不说话,这个疯子一定会一直追问下去

    哈哈,你真是给我一个不小的惊喜啊!听到三十万颗人头堆积在这里,黑影的眼睛亮的可怕

    这里寒冷,极度的寒冷。这里给人恐惧,难以抑止的恐惧。这里荒寂无人,一眼望去,大地无限,却连一只鸟都没有,寂寞,有时候也能够榨干人的灵魂,这是一片荒凉的高原,那种寒冷来源於半空中悬挂著的那轮圆月,青色的月光照过的所有地方都是寒冷,雪白一片的大地上,只有三个犹如尖塔一般的高楼耸立在呼啸寒风中

    一个人影正昂着头观赏着眼前的人头骨塔,三座人头骨塔,每一座都高达十五米以上,长久迸裂的高原寒流更是将这些人头骨冻结之后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冰塔,晶莹透彻,宛如不似人间,如果有人说这里是地狱,也不会有人提出丝毫意义,除了地狱,谁能建立起如此巨大的三座人头骨塔

    这是费珊西北边界的巴伐利德高原,长年寒冷,就算是帝国也没有在这里建造定居点的想法,更不要说,这里爆发的那一场大战,让所有人都相信这里的每一股寒风里都是嘶喊的灵魂

    杜宇当然记得这里,这里巴伐利德高原,这里常年寒冰,冰川一层层的铺垫在沟壑之上,完全没有人生存,也不适合人生存,但是这里是费珊地区进入中欧巴罗的咽喉之地,是自己亲手布局,将费珊王国军主力引诱进入这片天地萧杀的战场,以一夜建起的冰城防线生生拖垮了费珊王国主力的进攻锐气,最后帝国军队发动反攻,一举阵斩正如日中天的费珊王国三十万精锐,费珊自国王以下一千七百名费珊大贵族集团式阵亡,杜宇下令用三十万费珊人的头颅垒起了这三座高达十余米的高原人骨塔,让高原寒风永远侵蚀这些费珊人的灵魂,也是这一战,费珊王国冲天的国运从上升到陨落,只有短短三十天,费珊在其后被帝国吞并灭国,中欧巴罗地区彻底承认帝国对中欧巴罗地区的霸权存在。

    “你能够让我再回到这里,那也应该可以……”杜宇手指摸在冰冷光滑的冰层上,内心闪过一抹触动

    “我只是翻看了一下你的记忆,而不是将你真的带回来,你所看见的,只是你记忆的”对方很无趣的朝着杜宇耸了耸肩膀“打开基因锁需要你自己的力量,而且你才刚刚开启,再次打开基因锁,只会基因错乱而变成一团无意识的碎肉”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黑影,他孤身站在三座人头骨耸立的高塔前,无视刺骨到冰点的寒风,反而对于人头骨塔这样的残暴大加赞扬,脸上的意味就像是在欣赏一件最伟大的艺术品

    黑影说道“我知道为什么被追寻,并且被开启基因锁的人是你了,因为你杀过很多人,让太多人的人记住你,所以一旦开始追寻基因,第一个就是你,说说吧,你在那个时代是什么人,杀了多少人!”

    “关你屁事,有本事就将我再送回去,否则我不会说一个字,随便翻取别人的记忆可不是什么礼貌行为!”杜宇在自己脑海里愤愤闷哼了一声,对于这个意外的外来者,说不出的复杂味道,

    “你是我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不知道多少代的不孝子孙!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什么费兰是去寻找你的吗,他想要改变猎鹰帝国的历史,他找对了方法,可惜他错过了时间,你以为他为什么会早了一百年,因为我在某个时代修改了他祖辈的基因”

    黑影耸了耸肩膀“而且我不仅仅只是救了你一次哦,上次有人用卡车压死你,如果不是最危险的那一刻,我不惜一切将你拖出了十米远,你现在连骨头怕是都融进呛水里边去了,更不要说还在这里装可怜人,就像是亚马逊丛林中的一只蝴蝶不经意间扇动翅膀,或许两周后便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掀起一场龙卷风。改变时空的任何任何细微的变动,都可能在后世界被无限次放大之后,产生足以改变未来走势的影响。也就是说,你所在的这个时代是现实的也是不稳定的!

    “亚马逊?德克萨斯?”

    杜宇微微蹙眉,这是两个没有听过的地名,给他一种无比熟悉,而又无比陌生的感觉,他决定后面仔细查一查,这样没准能够知道对方的真正来历,

    “不用费心找了,你是找不到这两个地方的,因为早就不存在了”

    黑影明显知道杜宇想要做什么,略带回忆口吻的叹息了一声“其实你想要再回去也不是做不到,只要你能够掌握打开基因锁的能力,找到你的位置,再次打开就行,对于其他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你因为意外打开了一个点,就像是在万年紧闭的大门上撬开了一条细缝,有了光线照射进来,再次打开的机会最少提高了无数倍“

    “无数倍是多少倍?”杜宇感觉希望就在眼前,有些呼吸急促

    “从一点希望到可能有,从一到最大,都有可能!”对方回答的很认真,但是那做狭的语气一览无遗“可能就在下一秒,也可能一生都找不到”

    “你怎么不去当哲学家!

    “你怎么知道我曾经想当一个哲学家的?”

    “你耍我!”

    “哈哈,我就是耍你怎么了,连杜斯坦之名都不敢使用的不肖子孙!好好欣赏一下这个新的世界吧“黑影一个华丽的转身,迅速变淡,变成无数的气泡从脑海里消失,荒原也随之消失,就像是从未出现过,杜宇看着对方消失的刹那,嘴角露出一抹狞笑,现在想跑已经晚了,已经暴露了足够的线索

    对方提起了自己的希望,但立即毫不留情的破灭掉,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杜宇很清楚这是跟自己基因有关在某一个时代的人物,他现在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了,是基因,杜斯坦家族流传下来的基因,而自己因为某种原因正好打开了数百年前祖辈的基因,自己的肉体无法穿越时空,可是自己的意识却意外通过基因链降临了数百年前祖辈杜斯坦的身体,成为猎鹰帝国的第一代皇帝,可是明显在撤回时,基因锁出了意外,这个家伙就跑了出来,就是不知道对方来自那个时代

    这个混蛋绝对是杀人如麻的家伙,否则不会对人骨塔那么变态的东西发出赞美,杜宇首先确定对方不是一个普通人,对方来自德克萨斯或者亚马逊,依靠现代技术要查这两个地方应该可以做到,尽管对方否认这两个地方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对方的话未必就是真的

    杜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是最重要的一点,此人与自己的祖辈杜思坦有血脉上的关联,否则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的基因链中,杜家在中比亚名声不显,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自己这一支杜家会跟前帝国王室有关联,当初猎鹰大帝国起义遍地,谁还敢用杜斯坦这个名字,除了帝国王室退回伊卡迪瓦,以君主立宪制的方式建立了伊卡迪瓦联合国,也是目前猎鹰皇帝血脉还掌握的国家,其他散落在三大陆之间的王室旁支大多都选择了更改自己的姓氏。知道这个内情的人并不算多,但是在猎鹰家族内部不算什么秘密

    是因为帝国的覆灭,其实是帝国力量的分裂,当初最先起来抵抗帝国统治的,就是帝国最大的私贸集团日出集团,而在背后给予起义军资金支持的,其实最大的金融银行寡头帝国银行,帝国商业联盟改组的帝国商会,在这场战争中意外的保持了中立状态,最终导致帝国军队四处平叛,但却总是因为物资运输困难而频频失利,所以帝国覆灭,在很多人看来,帝国的商业力量依然掌控着世界经济的走向,甚至有人提出,帝国的覆灭其实是帝国内部势力自我分裂,是帝国王室势力中商人的势力集团对王权集团的开战

    而杜家的前辈恰恰就是商人势力集团中的一员,既然推翻了本家的统治,自然也在被本家开除之列,因为无法甄别,所以干脆全部将旁支开除,以至于王室外系旁支纷纷改名

    活动了一下手腕,杜宇对于目前身体恢复的结果还算满意,尽管看起来全身上下还是贴着各种仪器,透过窗户玻璃的照应,他能够看见自己的形象,嘴上罩着潮湿腻人的呼吸管子,白色的绷带从胸口位置一直绑到腰部,可其实全身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很多,与昨天全身都碎掉的感觉对比,已经能够灵活的伸开四肢,能够从新感觉到身体,甚至在绷带下开刀的伤口都出现了愈合的刀疤,这种近乎变态的自我恢复能力并没有让杜宇感到惊奇

    从昨天他就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体会呼吸,不是通过自己的鼻腔,而是自己的皮肤,他能够清晰的管觉到自己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的张开,一股以前从未见过的雾气就扩展在空气中,这股雾气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曾经弥漫埃罗南部的迷雾,这种情况以前从未有过,而此次穿越回来后,他看见了空气中的迷雾,透过玻璃窗子,他甚至可以看见窗外就是一个迷雾的世界,

    磁化……还是异变?

    杜宇脑海中闪过的是云中城顶端那块巨大的弃剑石,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当日站在弃剑石上的那一刻,自己就犹如那颗枯竭的神之眼,通过弃剑石从新补充能量,犹如是一个干结的海绵一下落进了水塘里,受伤的部位就像是张开嘴的鱼儿,自动的向四周吸收这种迷雾来疗养伤口,这种感觉对于受伤的杜宇来说,舒服的就像是夏日最炎热到时候躺在凉爽的水盆里一样,这就是基因锁被打开的感觉吗?杜宇自言自语看了一眼自己展开的手掌,昨天那里还要一道十字伤疤,现在那里就只剩下一小块红色的斑点

    迷雾的力量如此神奇,而这个世界充满了迷雾……这是只有自己才看见的东西吗,杜宇闭上眼,努力集中自己的思想,在他的脑海中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团团的白色迷雾,这些迷雾就像是水一样充斥在四周空间,即使是闭着眼,杜宇也感觉自己能够感知到四周的气流变化,因为迷雾随着气流在流动,这些流动的气流隔了出一个个的人形,固体,病房外来回走动的那个人应该是舅舅龚藏,隔壁病房也有个人,躺在床上的是病人,一个坐在病床边上的是病人家属,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人

    应该是探房的医生,气流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个医生拿出了一样东西,波波,几乎听不到的细微声音,医生手中的物体气流产生了两道手指粗的漩涡,漩涡猛地散开,两条因为撕裂空气为产生的清晰无比的气流带从床边两人的脑袋上穿过去,其中一个人走过去检查了一下,然后走向窗台

    病房的窗台往往只有一堵墙间隔,跨过去,就是另外一间病房,这是一个诡异的感觉,

    “我爸派谁来的?”杜宇睁开眼,看见舅舅龚藏正从正门走进来,走廊外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到隔壁病房的情况

    “你哥杜赢,他正好有事在柳城一百多里的杭城执行任务,从时间上来看,应该快到了“龚藏楞了一下,以为杜宇感到害怕,哈哈笑着宽慰说道“这里是公立医院,到处都是人,就算对方想要对付你,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动手的,否则要是惊动了地方警察,也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哦,那就没问题了,公立医院嘛,对方应该不敢明目张胆的直接动手才是,你腰上那把是军中才有的零四七吧,我能看看嘛?“

    杜宇嘴角微微笑了一下,他今天早上看见龚藏悄悄藏在腰上的那把零四七,零四七是军中制式手枪,长九厘米,虽然是手枪却可以装普通子弹和爆破子弹,爆破子弹的功能主要是针对防弹衣,被爆破子弹打中,就算有防弹衣也因为巨大动能而造成胸前塌陷,属于野战部队才用的特种枪械,龚藏是柳城大学负责后勤的领导,保安这一块也属于后勤管,所以龚藏弄到一把零四七作为收藏品并不奇怪,大学往往都跟地方军区有联系,地方军区招收兵员也是优先大学生,但是在隔壁病房已经出现问题的情况下,杜宇觉得把那把零四七握在自己手中更可靠一些,

    象自己舅舅龚藏这种后勤领导,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一年里边怕是都没机会打一发子弹,真要是到了关键时刻,怕是枪栓都没都没打开就被干掉了!

    “嘘嘘,看见了也不要乱说啊,要是让人知道可不得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你以为我喜欢带这种东西出来啊,持枪是违法的,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这东西你拿着可要当心点,打开保险就能射的,千万要注意啊“龚藏脸都白了,连忙从腰上将那把黝黑发亮的零四七塞到杜宇手上

    “保险?是这样吗?”杜宇好奇的拿起零四七,将零四七侧面颇具特色的钩状保险轻轻拨开,出身军人世家,如何会不知道如何打开保险?枪口朝着窗户的位置,然后手指按在了扳机,扭头向身后的龚藏问道

    “就是这样拉,小心一点,别走火”龚藏告诉杜宇如何拉开开关,暗送了一口气,说道

    “轰”龚藏话语还没说完,杜宇脑袋还看着他,嘴角带着微笑,可是手中对着窗口的零四七已经稳稳的喷出了火光,一名穿着白色医生长袍,面容和蔼的中年人踩刚刚敏捷的从窗台跳过来,另外一只手正准备举起手中的枪,枪口带着消音器,从零四七射出的子弹已经从他的眉心穿进去,带着一蓬鲜血和白浆入雨一般的飘向后面

    “小心走……走火”

    龚藏目瞪口呆的看着跳窗的中年医生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掉落下去,这里可是三十七楼啊……龚藏感觉自己牙疼!

    “山大!”一声凄厉的喊声,又有一个消瘦的身影从窗口跳过来,这一个的遭遇更惨,还没落地,杜宇手中的零四七已经爆了对方的膝盖,疼的他身体微微一顿,砰砰,又是连续三发,这个身影的眉心胸口同时爆出了血花,身形晃了晃,直接就向医院大楼低层栽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