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盛唐大公主 > 第一百三十章 本宫还没死呢

第一百三十章 本宫还没死呢

何?这孩子说的可准确?”

    “回天皇,准确无误!三百一十六斤十四两!”

    听到这个结果,旁边的一众大臣齐齐松了口气,感到惊讶的同时,似乎又不是那么出乎意料。

    毕竟去年的实验已经给他们造成足够大的冲击了,今年的这个结果,虽然同样感到惊讶,但似乎又在预料之中。

    李治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扭头跟妻子对视一眼,随后点点头:“哈哈哈哈……好啊!天佑我大唐,天佑我大唐啊!”

    旁边的百官们也纷纷贺喜,让李治脸上忍不住笑容更甚。

    虽然说这是他的女儿搞出来的成果,但毕竟是在他这一朝搞出来的。

    这功劳,自然也有他一份。

    千秋万岁之后,那史书上,必然也会留下这么一笔!

    旁边的李月辰也笑了起来,今后的大唐,不会再轻易饿死人了!

    整个皇家农庄顿时陷入了一片其乐融融的氛围之中,大臣们争相向皇帝行礼道喜,同时也忍不住夸赞一句公主。

    谁都知道他特别喜欢这个女儿,多夸赞一句也无所谓。

    与此同时,不少人都开始盘算起了另一件事情,如果说能让自家孩子当个驸马……

    旁边正在用眼神给自己的学生们给予鼓励的李月辰突然打了个哆嗦,冥冥之中好像感觉自己被盯上了。

    这不是杀气,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扭头看向那些大臣,发现不少人都一种炽热的光芒在看着自己。

    眼珠微微一转,李月辰便已经猜出了他们的目的,当即拉了了脸。

    靠!想让老娘给你们当儿媳?做梦去吧!来一个我揍一个!

    况且现在老爹已经被培养成了女儿奴,绝对不舍得把自己嫁出去的!

    ……

    两天后,皇城外的城墙上贴了一张告示。

    大概意思就是说太平公主今年主持的粮食产量研究项目再次取得了好成绩云云……

    围观的百姓听到有识字之人给他们念出来的时候,顿时都纷纷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本来太平公主在东都就是很出名的一个人。

    毕竟是第一个以女子之身进入朝堂为官的,而且一开始就官至户部侍郎,让不少人都感觉这事儿实在太过滑稽。

    虽然不敢明着说什么,但暗地里都会想着这肯定是皇帝太昏庸了,才会让女儿担任官职。

    但是今天这告示一出,着实惊掉了不少人的下巴,想不到太平公主一阶女子,居然提高了粮食的产量。

    可以预见到,从明年开始,粮价恐怕会迎来一波暴跌,不少百姓都能受益,跟着过上好日子了。

    茶馆酒肆之中,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

    而且既然告示都出来了,想必这件事情是经过朝臣们的一致认可的。

    权贵以及家里不缺钱的,对这件事情最多就是感到惊奇。

    但是以种地为生的老百姓就不一样了,听到这件事情之后,第一想法就是老天开眼,派人下来拯救他们的。

    而且这告示也不仅仅是在东都发出,伴随着好几匹快马向全国各个州县狂奔出去,这条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大唐。

    到了这一步,太平公主算是彻底出名了。

    不过李月辰本人对这个倒是没有太多感触,她一个皇家公主,出名了又能怎么样?

    难不成还能出去接代言恰饭?开玩笑呢,真要那么干了皇室的脸就丢尽了。

    实验既然结束了,也就能松口气了。

    这几天李月辰破天荒的没出门,每天上午练完功之后,下午就在安福殿里陪两个姐姐和上官婉儿一起玩。

    放风筝,踢毽子或者跳绳之类的,玩累了就躺在垫子上装死,生活愉快的很。

    一转眼过去了五天,李月辰跟上官婉儿和两个姐姐在外面玩了一下午。

    感觉有点累了,回来之后将木屐随意的一甩,又躺下装死。

    福来突然跑了进来:“殿下,农庄那些村民联民上奏,说想要给殿下立个庙,每日供奉香火……”

    “哈?”

    躺在地上的李月辰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脸懵逼的样子:“这都发什么疯呢?本宫还没死呢!”

    “哎呀,殿下!怎么说这不吉利的话?赶紧呸几口……”旁边的小荷一脸惊恐,赶紧跑过来劝诫。

    “你等会儿!”

    李月辰一摆手,看着福来:“去告诉他们,莫要搞这些没用的。要供奉香火也等我死了以后再说!”

    其实说实话,李月辰是能理解他们的,毕竟这个年代的老百姓没什么文化,对于这种事情有这样的想法也正常。

    但她本人实在受不了这种人还活着就早早的接受香火供奉的事情,搞得自己好像已经没了一样。

    “殿下,不能说这种不吉利之言……”旁边的小荷又大声提醒。

    “行了行了,知道了。”李月辰不耐烦的摆摆手,“总之让他们消停一些。”

    “喏!”福来答应一声,随后又小心翼翼道:“其实奴婢觉得,此事也不是……”

    “啧!”

    李月辰猛地抬起头:“我是公主你是公主?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看到她真有些生气了,福来连忙住口,躬身行礼:“喏!奴婢这就去办!”

    看到福来转身出去,李月辰又闭上眼睛躺了下来。

    旁边的上官婉儿走过来,跪坐在她身边:“殿下为何不愿?”

    “就是觉得别扭。”李月辰侧身躺下,用一只手撑着脑袋,“一个大活人天天被人上香供着算哪门子道理?”

    上官婉儿歪着脑袋,鼓了鼓腮帮子:“这岂不是正好说明他们感念殿下功德……”

    “啊,心里感念便好,上香还是算了。”李月辰摆了摆手,“要上也等我死……咳!百年之后再上。”

    主要这种事儿还是心里不适应,想象一下,以后再去村里,还没进村呢,就看到村口有一个太平公主庙,进去一看,有个自己的雕像,里面还有人上香……

    想到这里,李月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总感觉这画面有点瘆得慌。

    但如果是自己死了之后,那就随便吧,至少这可比史书上记载的更容易留名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