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大乾长生 > 第97章 十层(四更)

第97章 十层(四更)

    唐月颜盯着他消失的位置。

    杨莺暗叹一口气,轻声道:“颜姨,法空和尚说话会算的,实在不行,我亲自去抢回来。”

    “不用,唉……”唐月颜勉强的笑笑,却情不自禁的叹口气。

    她自己甚至没意识到叹了这口气。

    她觉得这佛珠一离身,心一下就缺了个口子,空荡荡的难受。

    仿佛抽去了自己所有力气,自己的精气,甚至自己的魂魄。

    只剩下一具空壳在。

    杨莺道:“既然法空和尚说,他佛咒有了精进,想必加持得更加厉害。”

    “嗯。”唐月颜心不在焉的应一声。

    杨莺无奈,知道说再多她也听不进去,心神全部被那串佛珠占了去。

    其实也是被圆智大师占了去。

    两人二十载的痴情,实在是……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是羡慕这份真情,还心中惕然,警惕自己不要陷入感情泥沼。

    感情最妨碍人,看看圆智大师就知道了,原本应该何等显赫的一生,甚至有望做金刚寺主持。

    结果却成了一个废人,英气早逝。

    不知道他圆寂之际,后没后悔。

    要是换了自己,绝对后悔!

    “和尚,佛珠!”林飞扬一闪出现在映心亭,冷着脸递上佛珠。

    法空放下无字佛经,接过来,漫声问:“看来她能看破你的御影真经。”

    林飞扬脸色一沉。

    法空发出一声轻笑。

    林飞扬脸色更阴沉几分。

    自己御影真经练成以来,只有法空能看破,现在又多了一个杨莺。

    御影真经可是号称无人能看破的,虽然是在一个世界,其实却是两个世界的。

    自己一旦施展御影真经,便进入阴影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不该有人看破的。

    法空能看破,是因为他邪门儿,会佛咒,别人都没办法练成的佛咒。

    可杨莺能看破,那就不一样了。

    法空道:“担心凡练成天魔妙瞳的都能看破你的行踪?”

    林飞扬咬咬牙。

    法空漫声道:“其实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林飞扬忙道。

    “埋头苦练,把御影真经再进一层,就差不多可以了。”法空点点头:“天魔妙瞳就看不到了。”

    他不会跟林飞扬说当世恐怕只有一个练成天魔妙瞳的。

    逼林飞扬练功可不容易,总能找到万般借口,或者做饭或者做点心,或者煮茶或者收拾食材,总之就是没时间练功。

    “……未必吧?”林飞扬半信半疑。

    万一还能看到呢,那不是白吃苦,御影真经练起来太难,一练就昏昏沉沉。

    “你不想被所有练成天魔妙瞳的都看到,那就死命的练吧,我帮你一把。”法空结印,嘴唇微动一下。

    一道清心咒顿时落下。

    已然突破到第十层。

    只要再巩固一番,就算是圆满。

    虽然离圆满还有一段挺长的路,但十层就是十层,清心咒已然发生了质的改变。

    不仅仅施展速度,还有维持时间,还有施展的距离,都发生了巨大飞跃。

    林飞扬只觉精神一振。

    顿时天地一变,一切都变得光新亮丽,生机勃勃,好像清晨起来时的那种昂扬感觉。

    “有了清心咒加持,你扛得住御影真经的反噬。”

    “……扛不住吧?”林飞扬以前试过,有效果,但离扛住还差了一段距离呢。

    “试试。”

    “……好吧,我试试。”

    他闭上眼睛,身形开始变恍惚。

    好像沉进湖水里,光线随着湖水荡动而折射变化,含含糊糊看不真切。

    法空闭上眼,双掌合什,夹起微微带着香气的佛珠。

    一刻钟后,法空睁开眼。

    林飞扬身形依旧在忽现忽隐,隐隐约约仿佛在闪烁,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

    法空招招手。

    法宁胖壮的身子飘进小亭。

    法空低声说了几句,法宁答应一声,飘飘出了小亭然后离开了山谷。

    他很快来到山脚下的树林,踏上树梢,看到了被众人围着的杨莺与唐月颜。

    如众星拱月,又如绿叶托红花。

    杨莺仿佛对目光有极强的感应,法宁的目光一落到她身上,她便顺势望过来,看到法宁后招招玉手。

    众人看过去。

    法宁在众人的盯视下,感觉到莫名的紧张,随即想到自己现在是三品,已经无所畏惧。

    于是深吸一口气,穿过众人之间的缝隙,胖壮的身子显得极为灵巧,轻盈来到杨莺身前,合什一礼:“杨少主,唐前辈,师兄吩咐送来佛珠。”

    他双掌托着递给唐月颜。

    唐月颜忙探手抓住,长吁一口气,明眸闪烁激动,仿佛久别重逢的恋人相见。

    法宁合什一礼,转身便要离开。

    杨莺轻笑一声,清脆中带了两分沙哑:“和尚请留步。”

    法宁动作一僵,慢慢转身过来,微垂眼帘合什道:“杨少主还有何吩咐?”

    “还没请教和尚法号。”杨莺笑吟吟的,容光如雪,映得法宁不敢直视。

    “贫僧法宁。”

    “法宁和尚,”杨莺笑道:“你师兄准备宣扬我会天魔妙瞳的事吧?”

    “杨少主误会师兄了,师兄绝无此意。”法宁忙摆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