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497、冲突

0497、冲突

务,是提前约定好的。

    关键是后面那个特别说明的后半句——严禁以任何非法或不正当方式获取金钱,包括赌博。

    这就很草单了……

    一直以来,苏乙在片场里搞钱都是要么偷抢骗,要么捞偏门,或者靠道具。

    因为这样来钱快。

    现实已经很艰难了,犯不着演个戏还要在片场里为钱而奔波劳苦,所以苏乙在来钱方面一直都走捷径。

    可现在,这扇门被关上了。

    演出通告明确禁止他走非法,或者偏门的捷径来获取金钱。而这个角色现在的财富是多少?

    十三块钱!

    是的,你没看错,屁股踹一脚,满口袋最多就掏出十三块,这是他的全部家产。

    十三块,连吃一顿像样的饭都不够!

    所以不偷不抢不赌不捞偏门,让苏乙怎么赚钱?

    做生意?

    做生意也需要本钱的!十三块钱够干嘛?

    难不成真老老实实给人当陪练做沙包,赚这份血泪钱?

    靠,堂堂演员,不要脸的吗?

    苏乙丢不起这人!

    他就算饿死,也绝不会赚这种窝囊钱!

    “先辞职去赚钱,然后再交学费,以学员和客户的身份进来!”

    “但是得想个来钱的办法啊……”苏乙冥思苦想。

    买足球彩票?

    这个世界片场是2006年,2006年有什么球赛来着?

    且不说片场和现实是不是一样,关键苏乙这个伪球迷,根本不怎么看球的,哪里记得06年的比赛分数?

    这不扯呢吗?

    福彩号码?大乐透?

    这更扯了,苏乙从来不交这种智商税的。

    所以,有什么成本13块,就能赚大钱的正经买卖吗?

    在线求助,挺急的。

    砰砰砰!

    有人砰砰砸门。

    苏乙回过神打开门,门外一个健硕的短发青年瞪着眼张嘴就骂:“你特么躲在里面吃屎呢?淦泥酿,阿民在擂台上等你十几分钟了!你知道他的时间多宝贵吗?你个冚家产……”

    “我去尼玛!”

    苏乙一拳就上去了。

    尼玛的,跟吃了大便似的满嘴喷粪,这能忍?

    对方显然是没想到苏乙会动手,连反应都来不及顿时被一拳打中鼻子,鼻血当时就喷出来了!

    苏乙不等他反应,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按在墙上,这货下意识就要伸手向苏乙抓来。

    苏乙一记右勾拳打在他太阳穴上,这家伙顿时被打懵了,眼神涣散,四肢无力垂下。

    苏乙一松手,他立刻顺墙溜下去,瘫倒在地上。

    这番动静立刻吸引来几个人。

    第一个是一个黑脸瘸子,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

    他瞪大眼睛惊叫着跑来:“喂喂喂!搞什么!你疯了子豪!”

    他一把推开苏乙,急忙蹲在地上查看:“阿ben,你有没事?醒醒啊!”

    这个叫阿ben的看起来有些意识不清的样子,满脸迷茫,半张脸都是血。

    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卫生间门口已经围了一堆人。

    有学员,有工作人员。

    一个壮实青年越众而出,看了看现场,脸色一沉,问道:“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呵呵,一点小问题洛哥。”黑脸瘸子急忙赔笑着道,“你忙你的,你忙你的。”

    这壮实青年,就是俱乐部里的格斗总教练,也是俱乐部的股东之一,叫姜洛,人称洛哥。

    “太岁,你特么闭嘴,没你的事!”洛哥毫不客气指着他骂道。

    这黑脸瘸子真名杨庆新,绰号太岁,他就是主角程辉的那个朋友,年轻时也是个职业拳手,后来因车祸撞断了腿,便不得不退伍,来到这间健身俱乐部打工。

    洛哥的目光落在苏乙身上,眼神阴沉:“是不是你打的?”

    “是我。”苏乙自然不会不承认。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能打啊衰仔?”洛哥指着苏乙鼻子骂道,“给你发薪水,是让你来打人的吗?”

    “你想怎么样?”苏乙微微皱眉道。

    “怎么样?”洛哥冷笑,“在我的地盘打人,你觉得你可以白打吗?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呃,洛哥,之前我听阿ben在骂子豪,骂得很难听啊……”太岁急忙解释道,“我觉得事出有因,两个人都有错……”

    “你给我闭嘴!太岁!”洛哥不满指着他喝道,“你再废话,就给我滚蛋!”

    “好好好,我不说,但是这件事真的不能全怪子豪,年轻人嘛,谁还没有火气?”太岁陪着笑道。

    洛哥看着苏乙,眼神带着厌恶,冷冷道:“你是坐过牢的,衰仔,你来应聘,按理说我们根本不会要你!是老板可怜你,才收留你,现在你居然惹事,敢打同事?”

    “你肯定是要滚蛋的!”他指指苏乙的鼻子,“但人你不能白打!你怎么打的人,你就得给我加倍还回来!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上擂台,在阿民手底下撑过一回合,我放你走!”

    阿民是洛哥的得意弟子,虽然天分不怎么样,但格斗水平却是实打实的。

    “这不行啊洛哥!”太岁一听急忙劝道,“阿民多厉害?他会打死子豪的!洛哥,既然不要他,干脆放他走,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那就报警!”洛哥冷笑,“报警,验伤,这起码是个脑震荡吧?故意伤人,我看他这次又要蹲多久!”

    太岁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苏乙,指了指他:“你个衰仔,跟你讲过忍一时风平浪静,你就是不听,现在好啦!闹成这样,值得吗?”

    值得吗?

    其实是不值得的,如果是在现实中,苏乙绝不会这么冲动,而是跟他对喷,喷死他。

    可这是片场,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

    他看着洛哥,道:“打人是我不对,那报警吧,该我坐牢,我就去坐牢。”

    “怎么,不敢上擂台?”洛哥不屑道。

    “不是不敢。”苏乙摇头,“是没必要,我再打伤了阿民,岂不是让你很没面子?”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