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478、汇合

0478、汇合

    当高波见到栾超家一瘸一拐地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货为什么又回来了?

    203干什么吃的?居然把这货给放回来了?

    他难道不知道这是会死人的吗!

    内心在哀嚎,但这危机却不能置之不理。

    他一边不假思索迎上去,一边苦思待会儿万一栾超家发难,自己该如何随机应变……

    栾超家看到高波,眼神也是复杂的。

    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高波到底是演员还是npc。

    但就是这个人随随便便骗了句他,他就上当了。

    现在想想,真是不该……

    眼看高波眼神阴晴不定走到了他面前,栾超家心中还真有些打怵。

    他怕自己若是不及时说出身份,对方为了保密,说不定会“先下手为强”,干掉自己,死无对证。

    于是他抢在高波开口前就道:“我刚看到雪地里有个傻狍子。”

    高波一下子就怔住了。

    半响,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好,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栾超家有心想问,却又忍住,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自己人啊兄弟,怎么称呼?”

    “四眼儿。”高波没有报自己的真名,“栾老板,那边有什么说道?”

    那边,指的当然是203首长。

    栾超家道:“我出去时间太长了,得先找一趟大爷去。四眼儿兄弟,找着机会我再跟你细说,总之,以后咱俩互相照应。”

    “一定,一定。”高波笑呵呵道。

    栾超家刚要走,又转身过来问高波:“我脸上——看不出什么来吧?”

    高波仔细看了看,道:“认真看,有个巴掌印,不过不趴跟前瞅看不到的,你带着帽子,没寄吧事儿。”

    “那就好,那就好……”栾超家松了口气。

    看着栾超家转身离去的背影,高波眼神眯起,心念百转。

    土匪们其实根本没发现栾超家离开了这么大会儿工夫,他们忙着清点收获,忙着归置马匹,以及收拾被炸死的马肉,生火烤肉吃。

    几百个土匪,乱糟糟一滩,哪儿跟哪儿,根本顾不过来。

    他找到老大炮头的时候,这哥们儿根本不知道栾超家居然被共跳给绑走又送回来了。

    他只看了一眼,然后问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找着有用的没?”

    第二句是:“腿怎么瘸了?”

    栾超家早准备好了说辞,赔笑道:“大爷,我都看过了,少剑波和两个组长,都跑了。死人里没他们仨。”

    “麻了个巴子的!”老大炮头骂了句,“这些当官儿的,跑得都比特么兔子还快!还以为共跳跟别的不一样呢,现在一看,这天下乌鸦一般黑!”

    “那是,除了咱们绺子里的好汉们义字当先,哪家当官的把底下人当人看了?”栾超家讨好道,“也就是大爷您了,要是能跟着您,我做梦都能笑醒。”

    “少特么给老子灌黄汤子!”老大炮头笑骂道,“你不是说共跳里还有个小娘们儿长得挺水灵,叫什么,小白鸽的?这女的在不在?死没死?死了也不打紧,趁这会儿还有股热火气儿,给兄弟们败败火!把脑袋一蒙,都特么一个瘠薄样儿,是死是活谁分得清?”

    栾超家心中狂骂不止,脸上却陪着笑道:“这女的也跟着跑了。大爷你寻思寻思,这当官儿的跑路,怎么可能不带着相好的跑呢?”

    “哎,是这理儿!”老大炮头点头,随即面色不善打量着栾超家,“栾兄弟,你晌午可是信誓旦旦跟三爷保证过,这一网下去,定能捞着共跳的大鱼!可现在呢?竟是些死鱼烂虾!”

    “咱们这么大阵仗下山来,就网着这么点东西,你让我回去怎么跟三爷交差?”

    “大爷!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栾超家急忙道,“我刚已经接到我们人的讯号了,说逃出去的共跳慌不择路,往夹皮沟那边儿去了。他们肯定跑不远,咱们要是现在追……”

    “艹你个血妈,你特么咋不早放屁?”老大炮头眼睛一瞪,破口大骂。

    砰!

    他朝天放了一枪,咋咋呼呼就招呼所有人立马集合。

    等土匪们乱哄哄集合到一起,已经是十五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炮头找了个高处一站,做了一番蛊惑人心的演讲,惹得贪婪的土匪们嗷嗷直叫。

    随即,土匪们乱哄哄抬着战利品就撤到官道上了车,一行十七八辆运兵大卡车,浩浩荡荡往夹皮沟方向驶去。

    五分钟后,机库门前的一块雪地突然松动,一块板子被掀开,先是探出一把枪来,小心翼翼瞄向四方,随即,白茹的脑袋从里面钻出来,满脸警惕,巡视着周围。

    突然,她听到机库里传来一声响动,顿时像是炸毛的猫一样把枪口转过去,手指放在扳机上,只等着一有人出现,就立刻开枪!

    哪知那边人还没出现,声音先传来:“小白鸽?小白鸽?你在哪儿?”

    白茹一怔,侧耳倾听,随即喜上眉梢!

    她听出这是谁的声音了!

    “褚红山?是你吗褚红山?”白茹收起枪,惊喜叫道。

    “是我!小白鸽!”那边的声音也充满惊喜。

    很快两人在机库门口汇合。

    来人正是之前和苏乙死里逃生的三人之一,名褚红山,是一组的狙击手。

    “首长让我等土匪撤了来这儿找你,我都懵了!心想着你怎么会在这儿?没想到你真在啊小白鸽!”褚红山惊喜地道,“你之前躲哪儿了?”

    “秘密!”白茹嘻嘻一笑卖了个关子,然后迫不及待问道:“大家都有没有事?首长呢?”

    “首长当然没事了。”褚红山脸上笑容一僵,“但咱们伤亡惨重,马保军的三组伤亡情况不明,但应该跑出去的不少。至于一组这边,你也知道,除了最后跟首长走的,其余全都死了。”

    白茹脸色沉痛,眼中泛着泪花咬牙道:“这些该死的土匪,这笔血债,我们迟早要收回来!”

    “如果他们相信首长,也不至于……”褚红山摇摇头,有些唏嘘。

    白茹忍不住抱怨道:“褚大哥,虽然这么说不应该,但上面对首长也太不公平了吧?”

    “早听说没人愿意来剿匪,最后首长只好挑了一群各团部不要的兵来训练,我之前只是觉得大家本事差了点,但心还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