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面攻略 > 第五百零三章 Mr.K!
    全面攻略正文卷第五百零三章mrk!自古以来,出租车司机都是最能侃的职业,没有之一。

    他们往往只需要一个人,载着你走一段路,便能让你了解到一整座城市的风土人情。

    卡列尔曾经也是在圣哲城生活过的人,可时隔多年,许多变化都已经让他有了一丝陌生的感觉,虽然这位典狱长每年也会来圣哲城几次,但基本都是办正事,或者去看望老德克等老师,没时间到处晃悠。

    这不,去个会所都被人调侃有些掉档次了。

    这租出车司机喋喋不休了一路,卡列尔也没有丝毫的不耐心,反而是听得比以前上课的时候都还要认真,尤其是关于高端会所那一段…

    直到在马路边上看见一张熟悉面孔,卡列尔才猛地喊了一嗓子。

    “停车!快快快,停车!!”

    这可把说得正乐呵的司机同志吓了一跳。

    “兄弟,老修炼者了啊!”司机掏了掏耳朵,“能把灵力融进声音里,这起码得有三阶了吧?”

    “对对对,我就是三阶,你快停车!”卡列尔这会儿没功夫跟司机继续扯淡了。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离机场已经非常近了,对方大清早的出现在这个地方,明显是要跑路的节奏!

    虽然最近因为帝国军闹出来的破事,教会将国内通往境外的航班都给停了,但这却不代表出不了境——对方完全可以先飞到边陲小镇,然后买台越野车一路向西。

    大陆的西部是无光之海的附属海域,而这片附属海域的另一边,便是廷冶教会的版图。

    什么,不是封国了吗,他们怎么出得去?

    是啊,玛拉教会的确已经下令严禁出境了,可是偌大一个国家,十亿人口,又怎么可能说封就封得住呢?

    而且,一个人一但下定决心要作死,谁能拦得住?

    飞机没了,他们可以走水路,国道封了,他们可以走山路……反正只要有台车,他们就啥破路都能开。

    黎明社能改造出海陆空三用的战装房车,其他人自然也行。

    从广义上讲,只要有钱,这个世界几乎没什么办不成的事情。

    出租车司机听到卡列尔让停车,还想劝两句,说前面就是机场了,不要着急,这段路不能停车,否则会被罚款……可是,他话刚到嘴边,便看到卡列尔在座位上留下几张百元大钞,然后拉开车门直接跳了出去!

    “我去!”

    司机吓得眼睛滚圆,赶紧踩了刹车!

    这可是机场大道,时速80码啊,三阶修炼者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出租车停下后,司机连忙下车,手已经伸到了裤兜里,准备掏电话叫救护车了。

    然而,下一秒,他便看见了令自己终生难忘的一幕。

    ——卡列尔在天上飞!

    这家伙不但没有摔得血肉模糊,反而是完好无损的在天上自由翱翔!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司机激动地下巴都在颤动,“我今天竟然跟一位骑士做了笔生意…?”

    骑士这种生物,在圣众议会一抓一大把,但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两个字还是太过遥远了,更何况,卡列尔看上去还那么年轻,这天赋得有多好啊?

    不过,一想到骑士团大赛上某个帅气的身影,司机大叔又淡定了下来。

    “比起我未来的女婿,你还是差了点。”苏某人的岳父粉在心中如此评价道。

    ……

    卡列尔其实并不想在城内动用灵力,万一被秦扬那家伙看见了,妥妥的会被教育一顿,可是,那司机实在太话唠了,车技又飙,在超速的边缘疯狂试探,他再不下车,连凯文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没错,那个让卡列尔感到熟悉的男人,正是前不久才从监狱岛上逃出来的诡笑忠实粉丝,!

    这位k先生,此刻正慢悠悠地往机场走去。

    他一路走,一路看,眼中露出深深的留恋之色。

    “我这一走,不知多久才能再回来了。”

    凯文是个聪明人,对于赵果果的想法,他并不是一点端倪都没察觉到。

    毕竟,这么大一笔钱交到他手上,对方却丝毫不怕他逃跑,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不过,凯文并没有去深究这些事情,对他来说,能得到诡笑团队的认可,能赚到这么多钱,他已经非常知足了,特别是,赵果果还答应过他,如果他表现够好,下次诡笑行动时便会带上他一起,让他k先生的名号传遍整个大洋彼岸…

    凯文已经迫不及待想跟着诡笑干出一番事业来了!

    那时,他就可以拍着胸脯,自豪的跟自家妹妹说:“看到没,你哥哥我并不是到处鬼混的无业游民,而是外界赫赫著名的超级侠盗——!”

    这般想着,凯文竟情不自禁的把这话说了出来。

    紧接着,他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冷笑。

    “呵呵,,你这家伙可还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啊。”

    凯文眼睛一瞪,浑身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

    以他三阶的修为,竟然没发现自己身后来人了!

    一丝冷汗从额头上渗出。

    凯文强行镇定下来,扭过头,挤出一丝微笑:“你好先生,我们认识吗?”

    “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卡列尔朝他伸出一只手:“好久不见,尊敬的劫机犯先生。”

    劫机犯先生?

    他是执法局的人,还是监狱岛的人?

    “很抱歉,这位先生,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得先走一步,还急着赶飞机呢。”凯文笑着说道,同时脑中迅速思考着脱身方式。

    他嘴上说着赶时间,但脚下却一步都没动,因为凯文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绝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他必须想办法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否则贸然跑路,吃亏的一定是他自己。

    “老k啊,你倒是提醒我了。”卡列尔换了个称呼,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的身份从在被飞机上抓住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列入了教会的黑名单,你能从岛上逃出来,应该是在小镇上搞到了一艘渔船,可是,从圣哲机场到另一个机场,需要过安检,你该怎么才能顺利登机呢?”

    “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凯文看了下表,“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不不不,我的时间可比你的时间宝贵得多,要浪费也是浪费我的。”卡列尔继续说道,“我本以为你是运气好,趁我不在才找到机会溜出了监狱岛,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你有同伙,而且是个手段极其高明的同伙。”

    “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否则我有权告你诽谤。”凯文继续嘴硬,同时将右手伸到衣服兜里,连按了三下手机侧键,悄悄给赵果果发了条短信过去。

    这是他早就编辑好的报警信息,只有四个字:我被抓了!

    ……

    同一时间,苏牧已经跟沐璃切磋完,和赵果果一同返回了迷宫。

    这家伙神情恹恹,一脸的郁闷,显然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夏娜接过赵果果递来的早饭,有些诧异地问道:“怎么了骑士先生,一大清早就这么没精神?”

    苏牧瞥了赵果果一眼:“你自己问她吧。”

    赵果果歪了歪头,“我劝过你的,可是你不听。”

    苏牧无f∧ck说。

    是的,赵果果的确劝过他,可是那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相信赵果果的话呢?

    苏牧是五阶顶级的骑士,而赵果果才四阶中级,这之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苏牧完全有理由不把赵果果的威胁放在心上。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赵妖女的演技太好了!

    从一开始态度强硬,到紧张,到色厉内荏,再到最后的娇羞…

    这一连串符合赵果果当时心境的情绪,统统都是演出来的!

    昨夜,赵果果也真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非常配合苏牧——甚至都不能用配合两个字来形容了,赵果果异常主动,搞得苏牧一度沦陷在了她的温柔乡里。

    而当苏牧褪掉少女的第一件睡衣时,他傻眼了。

    那漆黑黑的被窝里,赵果果浑身都在发光。

    她面色微红的躺在那,像是个被吻醒的睡美人。

    嗯,还买了一身带特效的时装。

    赵果果那时候真的很美很美,可苏牧却丝毫没有心思去欣赏。

    那身衣服之所以会发光,是因为上边布满了灵阵!

    赵果果稍一往里注入灵力,这些灵阵便像齿轮似的转动起来。

    苏牧想脱掉她这身衣服,就必须先把上面的灵阵给破了,要是敢像对小曦那样直接把衣服撕开,那这些灵阵便会同时爆炸——因为这等于是用蛮力在破阵了,苏牧固然可以这么干,事后应该也不会受伤,可赵果果呢?

    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孩子,哪里承受得住四阶灵阵的崩碎之威?

    这就跟往衣服塞了几十颗手雷一样,赵果果说不定当场就被炸没了。

    真狠啊!

    苏牧当时简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嗯???

    淦!

    苏牧真是气得牙痒痒,可偏偏他又没有任何办法。

    他修为是很高,可是专业不对口啊,换了小曦来,可能三下五除二就把赵果果给扒光了,但他是绝对没这个可能的。

    而这时候,赵果果还在不停的“配合”他…

    苏牧实在忍不住了:“哦!”

    赵果果:“否!”

    苏牧:“手!”

    赵果果:“你自己有!”

    于是乎,苏牧发出了那一声悲愤欲绝的谴责——“赵果果,你太过分了!”

    这种磨人的状态,在赵果果的刻意施为下,持续了一整个晚上,苏牧今天精神能好才怪了!

    夏娜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几次,忽然明白了什么,揶揄道:“骑士先生,看来你昨晚还是没能把果果拿下啊。”

    “他还太嫩了。”赵果果又给出了这个评价。

    苏牧简直不想跟这个妖女说话了。

    可正当他拿了一盒包子,准备去找自家妹妹寻求安慰时,赵果果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被抓了!”

    ——“典狱长大人发现凯文了。”

    两条信息,第一条无疑来自于凯文,第二条则是来自于暗中跟着凯文的夜王军。

    赵果果她想了想,说道:“苏牧,你给典狱长打个电话吧,凯文落到他手上了。”

    “不打,要打你自己打。”苏牧哼了一声,“早说过这家伙不靠谱了。”

    赵果果歪了歪头:“我可以自己打这通电话,但今天晚上你可能又要睡不着了。”

    什么意思,今晚还来?

    苏牧脸一下子憋得通红:“赵果果,你别逼我去学阵术!”

    “那你学啊。”赵果果嘴角微微掀起,说道:“小曦那总共才一千多道灵阵,以你的悟性,应该十天半月就能全部学会吧?”

    “行了行了,你俩别斗嘴了,我来打这个电话吧。”夏娜有些好笑地说道。

    看来,天道之力的威力确实很大,以前的苏牧和赵果果可不是这种相处模式。

    她们家的骑士先生,被放大的不只是某些爱好,还有男人骨子里的好胜心和征服欲。

    赵果果看到夏娜拿起手机,没说什么,只是看了苏牧一眼。

    那意思很明确了:你确定自己不去打这通电话么?

    苏牧咬了咬牙:“手机给我!”

    某小受又一次屈服在了赵果果的淫威之下。

    然而,苏牧刚准备拨号,他自己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陌生来电,但对于赵果果来说却再熟悉不过了。

    所有和黎明社关系匪浅的大人物,她都能倒着把电话号码背出来。

    “接吧,是卡列尔。”赵果果说道,“这位典狱长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很多。”

    “不,我觉得是凯文把我们卖了。”苏牧说道。

    赵果果摇了摇头:“凯文可没有你的手机号码。”

    苏牧再度败下阵来,直接用免提接通了电话。

    那边立刻传来了卡列尔的声音:“小家伙,没想到啊,你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哥哥我监狱岛的头上,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吧?”

    苏牧看了赵果果一眼,笑着说道:“典狱长大人,要不我请你吃一年的炒面?”

    很明显,苏牧对于卡列尔某些爱好还是十分清楚的。

    当然,他也不可能真请卡列尔吃炒面,这纯粹是在用开玩笑的方式来试探对方的态度。

    其实他很想说“干脆你把他抓回去算了”,但想想又觉得不太好。

    万一这位典狱长那边也开着免提呢?岂不是会寒了凯文的心?

    至少现在看来,凯文还是他们黎明社的人,也并没有出卖他们,这犊子该护还得护。

    “一年的炒面啊,挺多的,不过还是有些不够。”卡列尔说道,“看在咱们这么熟的份上,我也不难为你了,人我可以放走,但除了一年炒面之外,你还得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