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武术直播间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武夫守国门
    “既然如此,为什么直播说传武的高手在军中?按照主播的理论,真正厉害的兵王,格斗能力也未必有多强吧?”

    “既然特种兵都不要求有特别强的格斗能力,那普通部队就更是如此了。”

    “对啊,那军中还有高手吗?”

    网友们换了一个问题,导演把问题抛给吴理,他现在觉得找吴理做综艺实在是太合适了:有名气,有话题性、有实力、有颜值,关键是能说会道,思维敏捷,跟他印象中那种只会练武的莽夫有很大差别。

    “部队其实很喜欢招一些有武术功底的兵,我听说也有一些特种部队会专门去武校招人,而且部队也有专门练格斗的,就是为了拿出去打比赛,争荣誉;所以格斗高手,部队里也是有的;还有一些特殊部队的格斗教官,或者类似于中南海保镖或是特工之类的人物,因为在一些不方便用枪的情况下,对格斗能力的要求就很高了,所以这些人中可能也有格斗高手,而且是偏实战的那种。”吴理对着镜头说道。

    “确实,在不方便用枪的情况下,格斗就很重要了,部队或者国家应该也会专门培养这种人才吧。”

    “主播这次去拜访的人是什么身份?”

    终于有人开始问李长胜的身份,于是吴理将从昨晚从网上查到的资料告诉网页们:

    “李长胜,1946年出生,1964年参军,1976年退伍后来到罗市成为了一名缉毒警察。任职期间,李长胜屡屡立功,于1983年升为罗市公安局副局长”

    “卧槽,七年时间从一名普通科员升到副处级,这是什么速度?”有懂行的网友惊叹道。

    “一般正常情况要升多久?”

    “普通科员升到副处级,如果一切顺利,十二年左右吧,不过大多数人一辈子也就是个正科级,大家懂的。”

    “主播说这个人是做缉毒的,可想而知立了多少功!”

    “那就是不知道多少次的生死之线,佩服!”

    “这是真正实战经验丰富的高手,可惜今年都七十多岁了。”

    “应该有传人吧?”

    ……

    吴理手里拿着一个平板,上面是李长胜的资料,他念了一些对方获得过的荣誉,然后语气突然变得沉重:

    “1993年,李长胜的大儿子李乐也成为了一名缉毒警察,并且主动要求成为卧底。”

    “1995年,李乐牺牲,年仅24岁。”

    “同年,李长胜的小儿子李天主动申请转去罗市公安局缉毒大队,李长胜同意了。”

    “2002年,李天在一次任务中牺牲,那年他的儿子刚满六岁。”

    “2018年,李天的儿子李平申请调往罗市公安局缉毒大队,已经退休的李长胜为孙子写了推荐信。”

    “2019年,李平参与一次扫毒行动,毒贩察觉不对开车要跑,李平开车追了上去,最后将毒贩的车逼停,双方发生枪战,李平当场牺牲。”

    吴理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念完了这段资料,昨晚他看到这些资料时,才知道为什么顾清会说,这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更配得上为国为民这四个字。

    “这也太”

    “我们的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

    “都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但是对这样的英雄,我会希望他也为自己考虑一次。”

    直播间的气氛变得沉重。

    吴理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道:“一会儿见到李前辈,我不会谈起他家里的事,大家也别多问,我们就聊聊武术。”

    说完,吴理看向导演。

    导演点点头:“放心,我只会反馈和武术相关的问题。”

    一个小时后,寻武节目组的车来到了郊区的一个养老院,李长胜就住在这里。

    和门卫说明来意之后,节目组的车开进了一个院子里。

    这里看起来更像一个度假村庄,四周有山有水,风景秀丽,院子里种了不少花花草草,有几名老人在院子里走动。

    吴理下车,后面跟着导演和摄像师。

    他走向其中一位老大爷,笑着开口道:“您好,我想请问一下李长胜老爷子在哪?”

    老大爷看了看吴理身后的摄像机,没有太多的惊讶:“你们是记者吧?老李平时不在这,他有单独的一个院子。”

    “他不住这儿?”吴理愣了一下。

    老大爷点点头:“对,他只有吃饭的时候会过来,平时都一个人待在那边的院子里。”

    吴理:“那请问我们应该怎么走?”

    老大爷给吴理一行人指了路,一行人出了大院,有条山间小道,走了大概十分钟,在前方看见了一处矮墙围起来的小院。

    走到门口,吴理看见一位十分瘦小的老人穿着黑色的布鞋在院子里打拳。

    吴理一眼就认出老人打的是八极拳,同时对老人用了系统检测,结果显示,对方的八极拳是大师级。

    又找到一名大师级的武者,但这次吴理的心中并没有什么喜悦。

    老人也听见了吴理等人的动静,转头看了过来,见到吴理身后的摄像机时,眼中有些惊喜,“你们是?”

    “您是李长胜李前辈吧?”吴理问道。

    李长胜点点头。

    “李前辈你好,晚辈吴理,练的形意拳。”吴理上前几步,对李长胜抱拳道。

    李长胜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吴理开头第一句会是这个。

    “李前辈,我们在做一个和传统武术有关的电视节目,就是到处寻访民间的传武高手,我从顾清顾前辈那里得知了您的消息,于是特意赶来拜访您。”吴理说道。

    李长胜听到顾清的名字,眼神顿时柔和了很多。

    “来,进来坐。”

    一行人走进院子,李长胜招呼众人坐下。

    “你和顾清认识?”李长胜主动问道。

    吴理答道:“我偶然认识了顾前辈的徒弟,之后是他徒弟介绍,我才认识了顾前辈。”

    李长胜点点头:“他的徒弟,似乎叫赵什么,以前给我提过几次,八卦掌练得很不错,你和他徒弟交过手吗?”

    吴理:“切磋过。”

    李长胜:“他徒弟现在到了哪一步?”

    吴理:“抽坎填离。”

    李长胜感叹:“老顾收了个好徒弟。”

    然后他看向吴理:“这么说你的形意拳应该已经复返先天了?”

    吴理点头。

    李长胜:“后生可畏。”

    吴理:“我听顾前辈说,李前辈你的八极拳当初也已经练到了哼哈二气,雷音相随的地步。”

    八极拳的哼哈二气就是在出手时辅助发劲,增强威力的一种呼吸方式;境界高了以后,再用哼哈二气,出手时体内会发出闷响如同雷声,故而又叫雷音相随,这是八极拳大师级境界特有的标志。

    李长胜闻言笑了笑:“那是年轻时候,现在比不了了,你要是早来十年,我还可以试着和你搭搭手。”

    吴理也笑道:“这次来,主要是想打听一些您当年在部队里的事迹,同时也想问问您,还认识别的传武高手吗?”

    李长胜想了想,“在部队里,那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很多都忘了,还有一些记得的,有规定,不能说。至于其他的传武高手,我认识的,顾清也认识,他只向你介绍了我,我能介绍的也只有他。”

    吴理:“没关系,前辈你挑些能说的随便说说,又或者聊聊您当初练八极拳的事。”

    李长胜眼睛看着前方,似乎陷入了回忆。

    “我这一脉的八极拳是家传,当初”

    他慢慢讲述当初自己练拳时的经历,他的回忆断断续续,有些内容实在记不清了,就会沉默半天,然后才开口。

    院子里很安静,只有老人缓慢说话的声音。

    许久,李长胜停了下来,他看向吴理身后的摄像机:“你们这个节目,是要在电视上播出对吧?”

    吴理点点头。

    李长胜:“那你们知道我儿子和孙子的事吗?”

    吴理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李长胜站起身:“既然如此,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吧。”

    吴理也跟着起身:“前辈,去哪?”

    李长胜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向前走。

    众人跟着他走出了院子,沿着山路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来到了一块墓园。

    墓园很大,一眼看去竟然有几百块墓碑。

    吴理跟在李长胜身后走进了墓园,他发现这些墓碑上只刻有名字,全都没有照片。

    这里应该经常被人打扫,地面很干净。

    李长胜在一块墓碑前停下,墓碑上刻了一个名字:李乐。

    他回头看向吴理,指着墓碑:“这是我儿子。”

    吴理默然点头。

    “当卧底,身份暴露后,被毒贩折磨了45个小时,想让他吐出其余同伴的身份,他最终什么都没说,我们靠着另外一名卧底,最终抓捕了这帮毒贩。”

    李长胜看着墓碑,平静地说道。

    然后又向前走了两步,旁边的墓碑上刻着李天二字。

    “这也是我儿子,02年,收到消息有人在罗市交易,他带头行动,后来发生枪战,他冲在最前面,当场击毙两人,在抓捕另外一人时,被对手身上的手榴弹炸死。”

    再向前两步,墓碑上刻着李平的名字。

    “这是我孙子,19年,为了追逃跑的毒贩,开车逼停对方,之后身中七枪,不过那帮毒贩最后也没能跑掉。”

    李长胜看着眼前的墓碑,没有回头。

    “我学拳的时候父亲就告诉我,文人要做文人该做的事,武人也要做武人该做的事。”

    “后来我把这句话同样告诉了我的儿子,孙子,他们都曾跟着我习武,都和我一样,是武人,他们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

    吴理看着眼前的墓碑,久久不语。

    李家三代人,武夫守国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