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笔御人间 > 第五百零六章 准备
    万寿观灯火通明,匍匐檐下的老驴抖动长耳,直起颈脖望去山门外的夜色。

    照出灯火的门扇内,栖幽撑着下巴东瞧西瞅,指尖一弹,桌上扑腾的蛾子唰的飞了出去。

    ‘没劲。’

    蹲在桌边的道人,脸上被弹来的飞蛾打了一下,挠了挠脸,撅着屁股继续翻看一页。

    “老陆,不行啊,我那死鬼师父,留的什么破书,上面就讲了些僵尸没提尸妖。”

    老孙抬了抬脸:“老陆?”

    见那边还是没反应,拿着书在陆良生面前晃了几下,后者偏了偏脸,回过神来,嘴角勾出笑容。

    “刚看的入神,没听到。”

    说着这番话,陆良生的目光还在停留在书页上。

    这本书是之前从皇宫搬出来查找妖星的,里面也有些关于民间传闻的记载,对于僵尸一事,他知之甚少,算是补充一些学识。

    “你师父道法正宗,应该多是关于僵尸一类的至于尸妖我也没听过,几本古籍全无记载”

    目光投去那边的燕赤霞,这虬须大汉擦着剑锋抬起头:“尸妖只是一种境界上的称呼,并不非一个种类,当然找不到。”

    陆良生点点头,对于燕赤霞说的话也是认可的,便与道人对照一下如何应对的策略,毕竟刀枪不入、又会道法,跟在河谷郡城外的老人已是不同而语了。

    “看看需要准备什么,寻常需要的黑狗血、朱砂、符箓尤其符上该写什么敕文,老孙应该是清楚,降妖除魔上,其实我不及他。”

    孙迎仙微斜过眸子,口中哼了一声,微仰起下巴。

    “知道就好,捉鬼拿妖,那可是本道拿手好戏,什么尸妖,你瞧好就是。”

    另一边席位,挺着大肚腩的猪刚鬣,掏了掏鼻口,弹去一团粘稠,这老孙,恭维一句,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天蓬咒》教给他,都不正经学,唉,等会儿还是多帮衬一把吧,满天神佛也就俺老猪菩萨心肠了

    接来下的时间,阁楼内安静了一阵,蛤蟆道人环抱着双蹼,背靠紫金葫芦,脑袋一点一啄打起瞌睡,忽然,蟾眼半睁,转过脸望去门外时,一旁持书翻看的书生将书本一阖放去桌面,起身走去外面。

    檐下灯笼摇晃,老驴四肢撑起来,站在陆良生旁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枚枚暗鳞挤出皮层浮现出来,眨眼间,化作体态优雅、修长的麟兽,无风抚动的狮鬃泛起电弧闪烁,长吻裂开露出獠牙,低吟咆哮起来,像是在提醒主人。

    “看来今晚要出事了”

    陆良生伸手按在它口鼻轻轻抚过,眉头微蹙的望去下方山门间摇曳的林子,刚才出来,是感应到城隍纪信的香火神魂在城中消失,但并未消散,应该是受到重创,缩回庙里泥塑里去了。

    “香火不断,近千年的都城隍居然敌不过一个尸妖。”

    从燕赤霞回来讲起的始末,那尸妖虽然难对付,可也只能在二人联手下,仓惶逃走,根本不可能在都城隍的手里走上几合才对。

    见陆良生檐下,老驴严阵以待的姿态,燕赤霞、道人、栖幽、猪刚鬣、李随安、舍龙一一跟了出来,一字在后面排开。

    就连皇帝杨坚也在一干侍卫簇拥下,不知哪儿找来的一柄长剑握在手中靠近过来,警惕的望去四周,孙迎仙卷着道书敲了敲书生手臂:“老陆,出什么事了?”

    “城隍纪信被撕了神魂,好在香火不断,又重新凝聚,回庙里修养去了。”

    陆良生将这事说给众人听,也讲出刚才自己的疑惑,掐着指决飞快推演城中之后的变化,越到后面,掐动的指头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滞了一下,猛地抬起头。

    “出大事了。”

    然而,话语刚落,通往山门的石阶,几个在芙蓉池值岗的士兵,踏踏踏踩着青石板冲上来。

    “启禀陛下、国师,外面外面,许多百姓造反了!”

    众人面面相觑,杨坚带着侍卫走上前:“可查清有军队在其中否?”

    “不知是越国公派斥候过来通知我等。”

    陆良生先让那士卒去一旁等候,回头朝皇帝拱起手:“陛下莫要担忧,越国公既然在赶来的途中,说明问题并非那么严重”

    书生说了些宽慰老人的话,其实心里多少猜到那些造反的百姓,根本就是被尸毒感染的尸体,以刚才看的书上内容讲,应该是属于低末行尸一类,死时尚短,肢体还没僵硬,皮肉筋骨也很柔软,没有吸阴气、怨气入体,并不难对付。

    只是一想到有许多城中百姓被咬死化为行尸,陆良生宽袖下,手都捏紧,都响起一连串‘咔咔’声音。

    “老陆?”

    旁边道人唤声,陆良生都未听到,只是看着远方黑暗,低声说了句:“听到了。”便沉默的转身回去阁楼,走进房间,将一直藏在书架内的几卷画轴取出,一些之前画的,一些则是空闲时随笔所画。

    又抓过悬在书架上的月胧剑,提捏在手中,剑柄上皮缰摇晃里,转身回到楼下,径直走去石阶,在最后一节停下,锵的一声轻吟,拔出剑身,往下方山门一抛。

    “守好此处。”

    “遇上事儿了,才想起本法丈!!”

    月胧剑内,普渡慈航的声音传出,剑身还是自觉的悬去山门门匾,皮缰贴在山门中间,剑尖朝下悬在门匾下方一截。

    陆良生盯着山门看了一阵,手中那几卷画轴也都抛去夜空,像是知道自己该去的位置,漂浮着落去附近林野之中,安静的贴在树躯,一一展现出上面画幅。

    无头的关亭侯、多重白衣剑士、《阴府索魂葬》,而山海无垠中的异兽已经不需要画卷做为媒介支撑了,再说陆良生袖袋里,还有一大撮淡黄的猴毛。

    真要对付尸群,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老蛟,城中出了变数,等会儿要麻烦一趟了。”陆良生站在道观,远远的,朝山门外面的芙蓉池,拱起手。

    片刻,风声呼啸拂弯了林子,有法音从湖水那边传来。

    “陆道友放心,齣知晓如何做!”

    “感谢!”

    陆良生垂下手,看着已布置好的几道防御,摊开手掌,一只纸鹤陡然出现,往空中一抛,轻声叮嘱,也算是下达命令。

    “去宇文拓府上,让他迅速赶来。”

    纸鹤通灵般,朝书生点了点头,扇动两边翅膀,卷起片片星光,消失在城中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