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勤定仙缘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取石髓
    罗岩抬起手中的长剑,准备将上面沾着的少量泥土去掉,结果剑尖还未碰到石块,图案就向旁边一闪。

    罗岩看到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大声说道:“是你自己出来呢,还是让我把这石头劈开,把你出来?”

    石香寻宝鼠图案忽的从石头上立起,化成了小道士的半截体说道:

    “道友饶命,我将当年的一段记忆传给你,是要引导你翻开石块放我出来,可不是让你把我给杀了。”

    罗岩看着半截体还在石头中的小道士说道:“既然你的愿望已经达成,那在下就告辞了。”说完他就抬腿向外走去。

    小道士在后面急忙喊道:“道友留步,我还有一事希望道友能够帮忙。”

    罗岩将跨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石香寻宝鼠说道:“我本是个石猴,自从内丹被人取走后,体借居在这块石头内,再也无法离开,这一等就是上万年,今天终于盼到有人前来,所以我希望道友能帮我取回一物,不知道友能付答应?”

    “你要是让我给你找回内丹,这事赎在下难以做到。万年前的他们去了哪,我可不知道。”罗岩拒绝道。

    “要是能够找回内丹那是最好,不过此事我们无法强求,今天要让你帮我找的是另外一件东西,就是你们人族修士口中常说的石髓。”石香寻宝鼠解释着。

    “石髓?这东西我倒是听说过,不过很可惜,在下上也没有,依然要让你失望了。”

    石香寻宝鼠听罗岩再次推脱,并没沮丧,继续说道:“你上没有也没关系,我知道在这善缘斋内、假山之下的石基内就有,你帮我取来少许便可。”

    罗岩道:“就这么简单?我怎么听说石髓都产生在极寒之地的玄皇石内,取髓之人十之有九都会被寒气所伤,轻者化为冰雕,骨碎筋断,重者浑凝固,灰飞烟灭。”

    石香寻宝鼠道:“富贵险中求嘛,道友若是愿意帮我这次,我也不能白白受你恩惠,想必你来这里也是寻宝吧?如果你帮我,我就告诉你这善缘斋老主人的藏宝之地。”

    罗岩心想,自己是被刘青山的两块令牌传送到这来的,那这善缘斋的老主人会不会就是刘青山本人或者是他的挚友,临终前他将重要物品存放在这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权衡之后,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不过脸上并未表露出来。

    他继续漠不关心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一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宝物,你杜撰出来一个地方怎么办?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当年是来这里盗取灵物的,只是运气不好遇到了那场浩劫。”

    石香寻宝鼠见罗岩说穿了份,有些尴尬的晃了晃脑袋道:

    “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不过我可不是一般的偷盗之人,一般物品很难入我法眼。

    其实在那场浩劫发生时,我已经在此隐藏了三年多,当时来此只是为了获取一些石髓的,结果那场浩劫

    发生后,看到那几个死去之人上的东西成了无主之物,一时没有忍住想收为己有,没想到落到这样一个结果,要不是我体特殊,恐怕当时就陨落了。”

    “既然如此,那你怎么知道他们的藏宝之地?”罗岩反问。

    “道友有所不知,我天生就有一种技能,可以发现常人难以察觉的气息,找到藏匿中的宝物。”石香寻宝鼠解释。

    罗岩听后心中一动问道:‘即便我得到了石髓,以你现在的这种状况,要它又有何用?”

    “有了它,我可以重新炼化出一颗内丹,不出百年,我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境界了。”石香寻宝鼠说这话时显得非常兴奋。

    罗岩确认了心中的猜测后说道:“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这就去给你取石髓,之后在善缘斋内得到的所有宝物,你我一人一半,怎么样?”

    石香寻宝鼠听后反而一脸疑惑的问道:“道友想让我答应什么事?”

    罗岩一笑说道:“其实也很简单,我这有段咒语,你依照上面与我定个盟约即可。”

    石香寻宝鼠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倒也算公平,于是二人依照咒语,以血结盟,形成了共同进退的盟友。

    有了盟约的约束,罗岩的顾虑自然也就消除了,他带着石香寻宝鼠寄生的石块,转来到后面的花池边,抬手将中间的假山移开,露出了下面的青色石基。

    他先用冰晶雪蚕皮护住体,又催动了多件用来抵御寒气的法宝,在寻宝鼠的指引下,用乾坤流云剑把底下的石基一层层的拆开。

    越往下,感觉温度越低,罗岩的手臂上已经结上了厚厚的冰甲,就连眉毛也变成了一根根冰针。

    这种寒气,透入他的神湖后,连里面的神识都几乎要被冻结。

    此刻罗岩的速度已经不及平时的一半,好在他的意志坚定,依然不停的拆着石头。

    一直拆到了三十六层后,才出现了个晶莹剔透的冰池,里面装的是种白色的液体。

    池边的石香寻宝鼠闻到这股气息后,大声的喊道:“就是它,你想办法将它弄上来,让我喝上一口就行。”

    既然找到了,罗岩自然也不会耽搁,他取出了个巨大的容器,将整个冰池都切割下来收了进去,贴好封条与外界彻底隔绝开来,然后又装入一个锦盒中,这才收入储物镯。

    返回地面后,他将一小瓶石髓交给了石香寻宝鼠。

    后者端详了下,扬起脖子咕咚、咕咚的全部喝了下去。

    再看石香寻宝鼠的体,开始以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首先,他上的颜色由灰色变成乌亮的黑色,隐藏半截体的石块也啪的一声碎开,它的后半段从中取出,整个体轻轻一纵,落在了罗岩的怀中。

    随后,他又调皮的窜到罗岩的肩膀上,之后又跳回了地面,围着干枯的水池跑了两圈,这才停到了罗岩的对面,对他说道:

    “多谢道友助我脱困。还不知我以后该如何称呼你?”

    罗岩打量了下他,发现他现在的修为只有元婴中期,心中也是有些感触,摸摸他的头说道:

    “以后你就称我为牧道友吧,现在你抓紧时间恢复实力,等到了外面,凶险你是知道的。”

    外面的凶险石香寻宝鼠比罗岩的体会还要深刻很多,几乎所有能认出他的人都想抓捕他充当自己的灵宠。

    所以他比谁都迫切希望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以后纵然是有罗岩的保护,他也不想将宝全压在一人上。

    万一罗岩失手,自己岂不厄运降临,这样的事,他可不想再发生了。

    石香寻宝鼠感激的谢过罗岩后说道:“你要找的宝物也许就在侧厅内,你不防去仔细找找吧!”

    罗岩道:“那里我已经去过了,并未发现有密室机关。”

    “这个我自然知道,在这万年间,我用神识不知在里面查看了多少遍,虽然没有发现,但是相信,那里面一定藏有秘密。”

    “你为何这么肯定?”

    石香寻宝鼠解释道:“就在我藏石块中的半个月后,这金圣宗的宗主刘青山来了,当时他已经是受重伤,进到这善缘斋后直奔侧厅而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当时我以为他死在了里面,就悄悄的放出神识进去查看了下,结果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里面根本没有他的尸体,而且我可以肯定,他进去后再也没有离开过。

    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侧厅内一定藏有密室入口或开启了须弥空间的法宝。”

    罗岩听他这么说,觉得是有几分道理,于是一人一鼠又来到了侧厅内。

    接下来,二者几乎将每一处地方都查找了一遍,每一块青石都敲击了数下,也没有发现密室入口。

    最后,石香寻宝鼠说道:“罗道友你再找找,我先休息一下了。”说着他跳到了罗岩的手臂上。

    罗岩在乾坤袋中又给他开启辟出了个地方,将他安置了进去,随后他也坐在了蒲团上,继续用天清慧目查看起来。

    这一次,他连屋顶上的瓦砾都没落下,一寸一寸的细细搜索着,很快又过去了两个时辰,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最后他又看向了壁画,左边太阳升起,右边月亮即将隐去,下面一排排的松树同时沐浴着月的光辉,那笔的树,茂密的枝叶,就像一座座铁塔般屹立着。

    松塔、太阳、弯月,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明白过来,伸手取出两块青色令牌,拿起上面刻有太阳的那块,贴在了左边那轮升起的太阳正下方。

    青光一闪,令牌与画面融合在了一起,随后他又将刻有月亮形状的那块令牌贴在了右边月亮下方,也是青光一闪,又与画面融在了一起。

    之后整个壁画开始动了起来,松塔摇摆,流水潺潺,薄云飘逸,太阳向右升起,月亮则有违常理的向左移动。

    当月在中间位置重合后,形成了月同辉,发出一道白色光束照在了罗岩上,他的体一下被吸进了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