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勤定仙缘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恶魔杀手
    罗岩在虬髯老者头顶布下雷盾后,自己依然留在上面,并未落下。

    老者看着这把倒着撑开的大伞了,片刻后,他还是飞而起,高举玄铁鹰爪向伞面抓去。

    嘭、嘭、嘭——

    几声巨响过后,紫色雷伞终于不堪重负,在撞击下溃散开来,,同时,也从上面洒下了满天的绿色液体,如雨点般向虬髯老者上落下。

    虬髯老者并不知道这是何物,只是撑出了一道护体光膜。

    等他发现况不对时,再想完全避开已是很难,在雷灵液下,护体光膜和上的防御法宝都形同虚设。

    紧急关头他只能避过上的主要部位,其他的地方被落下的绿色液体沾到后立刻化成了血水,就连他坚如金刚的骨头也被迅速腐蚀,很快上出现了十几个黑乎乎的洞孔。

    他的体在连番滚动之后逃离了这片区域,剩余落到地面上的绿液,将地面化作一片漆黑。

    辛亏罗岩只是倒出了一点点雷液,要是将他手中的那瓶全部倒在雷盾上,估计这个虬髯老者就要彻底陨落在此了。

    悬在半空的罗岩看着受伤后退回画中的老者,躬施了一礼后说道:“形势所迫,在下多有得罪还望前辈见谅。”

    随后,他奔向绿袍少妇那边,和通天金焰兽、黄金比蒙一起来破解鬼幽魔音。

    刚才虬髯老者与罗岩的战斗经过,绿袍少妇都已看到眼里。

    这时见他也过来了,担心他再洒出那种液体伤及到自己的法宝,急忙将墨玉琵琶一收,双手在虚空中连番抖动了几下,一朵朵鲜艳的红花凭空绽放,发出迷人的香气。

    罗岩感觉眼前一下多出了许多婀娜的影,他们正脚踩金莲,口吐幽香,臂挎花篮不断地挥洒着花瓣,场景美艳至极,几乎有那么一息时间让他失神。

    好在固魂钟及时发出一声翁鸣,将他唤醒,于是他立刻放出了融魂圣火,顷刻间将这些绽放的艳丽花朵焚烧殆尽。

    绿袍少妇体晃动了几下,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嘴角流下几滴鲜血。

    这些花朵都是她的神识所化,焚烧了她们就等于伤及了她的神识,此刻她没有栽倒已经算是万幸了,狠狠的瞪了罗岩一眼后,转也回到了壁画中。

    三个战斗中,要说最省事的就数雪人和红裙女子这边了,直到现在,二者还没有交上手。

    雪人不时的换一个卖萌的姿势,逗得女子满脸堆笑。

    红裙女子见罗岩他们三个向自己走来,这才不忍的收起笑意,平静的对罗岩说道:“公子不必动手,我这就自己离去。”说完她纵一跳也进入了壁画。

    通天金炎兽鄙夷的看了看雪人打趣道:“没看出来我们的雪胖还会讨女人喜欢的,我们都差点被人打死,你却在这里卖几个萌就拖延了这么久,我可听见她想收你做灵宠,你怎么没去呀?”

    雪人道:“我这也是一种战斗的方法,怎么可能会跟她走呢?我就知道主人那边一定能获胜的。”

    说着,用毛茸茸的头颅故意在罗岩上蹭了蹭,以示亲昵。

    罗岩摸摸它脖项上的茸毛道:“我也相信你。”随后取出了几株灵材分给了这三头圣兽,然后让他们都返回了了乾坤袋。

    激战过后,他自己也服下了一刻丹药,这才走向了剩下的台阶。

    壁画中的虬髯老者看着罗岩离去的背影说道:“要不是紫电兽兄说你是圣女派来的人,我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然后,他又对红裙女子抱怨道:“狐妹你刚才好歹也帮帮我呀,就知道在那逗白胖子玩,害的我差点被他给烧死。”

    红裙女子在壁画中咯咯笑着说道:“反正都是要让他过去,我们又何必真的和他动手。

    要是传出去我们三个大乘期的鬼仙联手欺负一个合体初期的修士,我等以后还怎么在修真界待下去呀?

    而且你们已经看到,他使出来的仙灵护盾和华光异彩神通,这可是只有金圣宗内门弟子才会的技能呀!”

    绿袍少妇道:“我看这小子还有所隐藏,他的神识强度不比我低,否则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破了我的秘术。”

    虬髯老者说道:“我们这他虽然过去了,不过后边那群家伙可不是好对付的,他若没有更好的手段,恐怕难以过去。”

    他们几人的讨论罗岩自然是无法知晓,此刻他正行走在通往刘青山修炼之地的最后一段通道内。

    这里漆黑一片,神识也仅能查看到周围一米内的况,他把警惕提高到了极致,在小心的向前走着。

    忽然,他手臂上传来了一阵剧痛,用手一摸,一块皮不知被何物撕掉,露出了里面的金色的骨头。

    他急忙催动真气,护住伤口,让它尽快恢复,然而还没等手臂上的皮完全长出,小腿上又传来了剧痛,同样的一块皮不知被何物撕去。

    罗岩只好再分出部分真气护住小腿上的伤口,很快后背上也传来了同样的感觉。

    这次,让罗岩感到了些许紧张,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看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竟能轻易突破自己的护体光膜和上的层层护甲。

    与伤口的疼痛相比,这里的黑暗才让人更加可怕。

    漆黑的密道内,神识也被压制,看不清、摸不到对方,眼前一片黑暗,而且在这黑暗内还隐藏着随时可以取人命的危险,这种对心理上造成的恐惧,可不是一般修士所能承受的。

    罗岩以最快的速度分析了自己面临的危险后,开始构思起抵御方法来。

    为了不再受伤,他首先使出了无敌金这个技能,暂时护住体不受伤害。

    然后快速向前跑去。

    又往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的无敌金时限眼看就要到了,可是前面还是无穷的黑暗。

    于是,他又开始寻找下一个解决办法,他将自己已有的法宝和手段闪电般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然后又构思出了一个克敌之法。

    略作沉思后,他立刻做出决定,

    先让通天金炎兽覆着在体表,然后召唤出永恒之火,将这通道内化成一片火海,自立在火海之中。

    这时,在他旁传来了几声悲惨的怪叫声,借着金色火光,罗岩终于看到了突袭自己的妖物,原来是一钟体只有猴子大小的黑灵鼠。

    这是一种速度快、牙齿尖锐的妖兽,只生活在不见天的地方,有人称它为恶魔杀手,一般的防具在它们的牙齿下几次就会被咬坏,而且这种黑灵鼠都是以群居的生活方式聚在一起。

    罗岩发现一只后,很快就在通道的顶端发现了第二只和第三只,他们的体已被永恒之火吞噬,在跑出了几步后就跌入了火海,很快就被烧的一点不剩。

    他披着火衣,带着永恒之火化成的火海,全速的向前跑动着,所过之处不断传来黑灵鼠的惨叫声。

    不过就在他即将看到光明时,一只体型硕大的黑灵鼠张开大嘴,向他咬来。

    大鼠的体周围包裹着一层红色的光幕,火焰碰到光幕后立刻从它表面滑过,根本进不了光幕内,这又让罗岩犯了愁。

    他急忙向后退去了三丈,躲开了那闭合的大嘴,紧接着挥动长剑,一剑砍在了黑灵鼠的额头上。

    只听得“当啷”一声,长剑被反弹了回来,黑鼠的头顶却一点事也没有。

    这让他还怎么去打,这只硕大的黑灵鼠整个头颅就像一堵无法逾越的铜墙铁壁,挡在了通道面前,那一张一合的大嘴,呲出的獠牙,每一次都的他向后退去三丈多远。

    看着它那变大的体几乎堵住了整个通道,想要绕过去是不可能的了。

    狭窄的地下通道限制了罗岩许多神通的发挥,现在他面对这么个堵住去路的大家伙,比之前遇到的紫电兽还要难缠。

    这黑灵鼠王,几乎毫无破绽,可是让他现在放弃,那似乎也不现实。

    九十九拜都拜了,难道要倒在这最后的一哆嗦上吗?

    这绝不可能。

    既然破不开它的防御,就只能想办法推着它一起向前走。

    罗岩一边后退一边快速的分析着局势,思索着破解当前困局的方法,后来他想到了自己领悟的风之道,在这样一个几乎密闭的通道内,如果吹入一阵狂风,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想到这,他的体再次向后退去了十多丈,取出了一个灰色的布袋,双手放在上面后,使出风之道,将体内真气开始大量的输入布袋中,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一个个诡异的符文从他口中飞出后又一头进入布袋中。

    很快,干瘪的口袋迅速变得膨胀起来,隐隐达到了爆裂的边缘。

    之后,就在黑灵鼠又一次到达他的近前时,他手臂挥动,放开了袋口,一股强大的飓风从袋中吹出,瞬间充斥了整个洞府。

    黑灵鼠的体在这股飓风的推力下坚持了四、五息后,终于被吹着向后退去。

    原来为了稳住体扎入石壁中的一根根长毛,被从体上活生生的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