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废话太多真的不好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真乱
    废话太多真的不好第三百五十七章真乱一大清早,致力于割韭菜大业的甄郝就已经爬出了被窝,准备让众韭菜见识一下自己的刀法。

    天不生我韭菜甄,割道万古无长夜!

    洗漱过后,甄郝直奔甄舞歌剧团,一路雄赳赳气昂昂,大有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

    “甄郝~!”

    略过门前几个五花大绑的型男,刚推开甄舞歌剧团大门,一声河东狮吼席卷而出,凌冽的气流帮甄郝做了一个大背头,发胶都用不上。

    将发型恢复原状,甄郝挑眉看向气势汹汹向他走来的嫦娥:“这是怎么了?一大清早就吵吵闹闹,一副要吃人的恐怖模样。”

    说着,甄郝做出一副惊讶,掩嘴惊呼:“昨天晚上的惨叫不会是杨戬叫的吧?难不成他一个天庭第一战将还斗不过四大天王?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门口挂着的四个家伙你没看见吗?我特么也站在这,你特么看不到吗?!

    杨戬心里嘶吼,但是他并没有喊出来。

    甄郝这是为了报复嫦娥一大早吼他,乱了他的发型,故意强行胡编乱造剧情,存心给他添堵。

    不过这是自家婆娘惹出来的事,添堵就添堵吧,他还能忍一忍。

    但是那四大天王算什么东西?说我打不过他们?你恶心谁呢?刚吃过早饭就这么恶心人真的好吗?!

    感觉有被瞧不起!!

    杨戬:凸

    四大天王:

    感觉有被侮辱到!!

    “甄郝,你昨天晚上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对小玉兔下那么重的手?她哪里招你惹你了?你要这样对她!”

    说着说着,嫦娥眼眶就红了,小手把缩在自己背后的小玉兔拽出来,摸着小脑袋就是一阵揉搓。

    随后兴许感觉只是揉搓还不够表达她的心情,又俯身把小玉兔的脑袋强行按在了自己温暖的怀抱里,好生安慰。

    又大又白又温暖,还有点呼吸不畅。

    小玉兔里面小脸憋的通红,不断挣扎,但是修为薄弱的她,在嫦娥手里根本毫无反抗之力,撅着小屁股拔了半天,也没把快要窒息的小脑袋拔出来。

    昨天晚上那翘了三个等级的屁股一晚上也没下去,现在看看也就比昨天晚上稍微好了那么一点。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再闷下去兔都快让你闷没了。”

    这边甄郝淡淡开口,伤心欲绝的嫦娥回过神来,听懂了甄郝的意思,脸色微红,白了甄郝一眼,把小玉兔放了出来。

    一旁的杨戬看的双目瞪圆,手中的三叉两刃刀送了又紧,紧了又松,很想对着甄郝的脑门来一刀。

    但是犹豫良久,他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甄郝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他不过在救兔子罢了

    对!就是救兔子!

    仿佛是在说服自己一样,杨戬还着重强调了一遍。

    感觉到杨戬的杀意逐渐消散,甄郝瞥了他一眼,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心里有些感慨。

    舔狗的底线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被蚕食,逐渐扩大的。

    “甄郝,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这个解释不能让我满意,以后就算小玉兔再怎么哭哭闹闹,我也不会让她去看你一眼!”

    嫦娥雌威大法,强行拽着小玉兔,好像会说话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甄郝。

    恶心、变态、不要脸、畜生

    这是甄郝能读出来的意思,其中还有很多其他意思,但是因为没系统的学习过眼语,甄郝表示他真的已经尽力了。

    “那什么吧,这件事我也不方便和你说,你让小玉兔自己和你说吧。”

    “不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自己干的事还不敢自己承认吗?你自己也知道丢脸吗?”

    甄郝的避而不答让嫦娥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甄郝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不良癖好!

    手里拉着小玉兔,嫦娥脚下逐渐后移,看向甄郝的眼神就好像不,与她而言,她确实是在防备死变态。

    “没有没有,这不关甄郝哥哥的事。”小玉兔急了,眼角含泪,想要替甄郝解释。

    “什么不关他的事,今天早上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你自己都说这是甄郝那厮打的。”

    蓦然,嫦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低头看向快要急哭了的小玉兔,眼中豆大的泪珠瞬间落了下来,一脸心疼的摸着小玉兔的小脸。

    “玉兔,是不是是不是甄郝这厮威胁你了?你不要怕,嫦娥姐姐在这,你尽管说出来!”

    说着,嫦娥抬头看向甄郝,眼中全是决绝:“今天就是死,我也不会让甄郝这厮再碰你一次!”

    甄郝:“”

    这特么的,我甄郝在你们眼里难道就是这种人?

    “哗啦啦~!”

    甄郝怀疑人生期间,嫦娥的悲壮宣言就好像是进攻口令,杨戬、三圣母、小玉、沉香四人快步上前,挡在了甄郝和嫦娥之间,神色警惕,利剑出鞘。

    “汪汪汪~!”

    对了,还有一条呲牙咧嘴的哮天犬。

    甄郝:黑人懵逼脸jpg

    感觉人格有受到侮辱!

    小玉兔哭了,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伙人,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抱着嫦娥的大腿慌忙解释:“不是的、不是的!这不关甄郝哥哥的事,这是我让甄郝哥哥打我的!”

    “你让他打你的?咱们相处几百年,你有没有这种癖好我还不知道吗?玉兔你不要怕,我们肯定会保护好你的,你大胆揭露甄郝这厮的恶行,我们要让所有人看清楚他的本来面目!”

    嫦娥固执道。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甄郝哥哥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没人爱”。”

    “荒谬!”嫦娥脸上怒气更甚:“这简直就是荒谬之言,他在骗你!真如他所说,那我岂不是每天要抽杨戬三百鞭子来表达我们之间的爱意?他这就是为了自己的癖好强行找的借口!”

    杨戬:一脸懵逼jpg

    打是亲骂是爱,为什么就一定要打他?不能是他不过这也不算事,毕竟嫦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主动承认她爱他,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杨戬:oブ

    舔狗的快乐就是如此朴实如华,就是这么容易被满足。

    “你胡说!这是我晚上自己亲耳偷听到甄郝哥哥在房间打二花姐姐,二花姐姐叫的可惨了。甄郝哥哥那么喜欢二花姐姐,他肯定不是在骗我!”

    小玉兔一边说着,一边想要甩开嫦娥拉着自己的小手,虽然无功而返,但这并不妨碍她嘟着小嘴瞪着嫦娥。

    “你刚才说什么?甄郝这厮竟然还打牛二花?”

    嫦娥瞪大双眼,一脸惊愕,手指甄郝:“原来一直以来你都是装的,没想到回去之后你竟然是这么残暴的一个一个畜生!甄郝,你还说你没有那些恶心人的癖好!”

    你特么咋不说我不会武功?!

    甄郝撇了撇嘴,向嫦娥投过去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便不再看她一眼。

    好好一个姑娘,长得还挺漂亮,只是可惜了,是个傻子糟蹋了。

    “嘿~!你这厮,被我发现了你的龌龊事,你竟然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要让”

    嫦娥气急反笑,手指甄郝,正要撂下一大堆让甄郝身败名裂的狠话,却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拉自己的胳膊。

    翻手拍掉,头也不回:“玉兔别闹,看我为你主持公道,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眼瞅着嫦娥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一旁听出来一点不对味的三圣母急了,再次伸手拉了拉嫦娥。

    一脸焦急道:“嫦娥嫂子,我觉得咱们可能真的误会甄郝了!”

    “误会?”嫦娥瞪大双眼,回头看向三圣母:“妹妹,你不会也被那个什么“打是亲骂是爱”给迷惑了把?”

    “哎呀,不是我被迷惑了,是姐姐你理解错了!姐姐你且附耳过来,叽里呱啦”

    两女凑在一起头对头嘀咕了整整三分零四十八秒,这才分开。

    三圣母脸上有点微红,但是和健康的红晕比起来差不多,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但是嫦娥脸上确实一脸臊红,红彤彤的像个小苹果,脸上全是尬笑,颔首低眉不敢看甄郝一眼。

    像个鹌鹑一样扭扭捏捏,小声比比:“那什么,甄郝吖~小玉兔说的打,是打还是“打”呀”

    甄郝扬眉,白了嫦娥一眼,没好气道:“我和二花老夫老妻了,你说是“打”还是打。”

    “嘤咛~!”

    从甄郝嘴里确定答案,嫦娥哼唧一声,整个人化身为温度计,脸上的臊热直冲天灵盖,在头顶冒出一道扶摇而上的白色水蒸气,捂着脸跑向了后台。

    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问出这种话,羞死人,没脸见人了!

    杨戬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砸吧砸吧嘴,看了甄郝一眼,感叹一句城会玩,随后摇头晃脑离去,组织众早已看透一切的银才许仙回归岗位,开始自己保安队长的安检工作。

    刘沉香是最后一个反应过来的,毕竟小孩子虽然偷偷看过不少,但是终究没接触过这种东西。

    不过相比一头雾水,想一辈子也想不通的小玉和小玉兔,刘沉香的表现已经算是合格的了。

    小玉小玉兔:黑人问号脸jpg

    “沉香哥哥,刚才舅母说的什么打和打的,那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啊?”小玉一脸疑惑道。

    小玉兔也跟着凑了上去:“没错没错,刚才他们打的什么哑谜啊?我一句都听不懂。”

    沉香神秘一笑,扒拉着小玉兔把她推到一边,伸手揽着小玉的纤纤细腰渐行渐远:“你想知道啊?那今天晚上你偷偷来我房间,我仔细和你解释解释。”

    “可是我姥姥不让我晚上和外男呆在一个房间,她说这样不安全。”小玉一脸犹豫。

    “糊涂!”刘沉香差点蹦起来:“你仔细想想,我是外人外男吗?我会对你不利吗?那肯定不会啊,你还在担心什么?”

    “那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去找你,你可以一定要给我解释清楚。”

    “嘿嘿嘿~小玉你放心吧,我听会手把手一点一点给你解释清楚的。”

    你是不是外男我不知道,但你今天肯定会对小于不利!

    呸!渣男!

    朝甄郝撇了撇嘴,朝着逐渐远去,兴奋到肩膀时不时抖动,一脸贱兮兮模样的刘沉香啐了一口吐沫,并狠狠的竖起一根不,竖起两根中指!

    感觉有什么东西扑到了自己怀里,甄郝收起中指,低头正好和小玉兔水汪汪的大眼睛对视。

    “甄郝哥哥,你刚才和嫦娥姐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告诉我好不好嘛~!”

    两条粉嫩小胳膊缠上了甄郝的老腰,一边撒娇还一边一扭一扭的,在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甄傲骨头都软了,酥酥麻麻软到都快化了。

    只有那不知怜香惜玉的同生共死好兄弟依旧坚挺,昂首挺立,挺胸抬头。

    只可惜此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老板?外面已经等了不少人了?是不是现在就让他们进来?”

    门外,一个不知名世界许仙走了进来,扯着嗓子对着甄郝吆喝。

    “来的这么快?”甄郝惊愕,刚才他进来的时候,门外除了四大天王,别说人了,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不过客人多也是个好事,甄郝大手一挥,下令放行。

    许仙领命出门,不过片刻,便有一群脖子上挂着一个蓝色牌子的客人进门。

    他们都是昨天已经买过门票的。

    十分钟后,甄郝额头布满了黑线,整整十分钟,现场已经坐了二百号人了,却没有一个是没割过韭菜的。

    等等

    想起门外挂着的四大天王,甄郝眼前一亮,大跨步出门,身紧紧跟着还想问清楚的小玉兔跟班。

    “嘿,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顺风耳,你小子遮遮掩掩就遮遮掩掩吧,你还不把你那大耳朵给遮住,你说你是不是傻?”

    “还有顺风耳旁边那个,我都不用多猜,看你俩寸步不离那模样,肯定就是千里眼!”

    “别说他俩了,你看那边,那边那瘸腿的老小子是不是铁拐李!”

    “哟呵,你还别说,还真是那老小子,那他身边那几位岂不就是”

    “嘿嘿嘿~!”x4

    甄郝刚出门,就听见四大天王你一言我一语,挤兑着在场他们能认出来的所有仙人。

    明明他们才是被人高挂枝头的倒霉蛋,却靠着死不要脸的神技,硬生生把底下的众仙给挤兑的抬不起头。

    人不要脸,果真天下无敌。

    “嘿,那边叫甄郝那小子,赶紧放了你四位爷爷,不然我们捅到玉帝面前,你没什么好果子吃!”

    “对!识相点赶紧放了我们,不然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对!即使放了我们,我们也要向玉帝告状,让他老人家把你关进太上老君那炼丹炉里,将你炼个七七四十九天,烧的神魂俱灭!”

    “不过我们也不是不讲理之人,你现在赶紧放我们下来,并且跪地给我们可三个响头,叫我们一声爷爷,我们就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不向玉帝他老人家禀告你的恶行!”

    “跪下~!”x4

    四大天王高挂枝头,怒目圆整俯视甄郝,齐声怒喝的样子还真有点意思。

    人群里,某个被黑雾笼罩的黑影,每听四大天王提一声玉皇大帝,他就忍不住嗦嗦一声,黑雾下盯着四大天王的眼神愈加不善。

    甄郝没搭理这四个向他不停叫嚣的倒霉蛋,自顾自从系统空间里取出上百个终端,挨个架好,镜头对准一脸嚣张模样的三人。

    随后大手一挥,四道甄郝牌反派遇见就废话的主动技能甩在这四人身上。

    【叮,反派境界和宿主相同或者高于宿主,请宿主将其打残!】

    说实话,甄郝着实有点惊讶,没想到这四个人看起来人挺逗比,但是境界着实不低,怪不得敢对李靖的位置那么虎视眈眈。

    只可惜,他们现在只是砧板上的鱼肉

    嘴角上扬,一种叫不怀好意的笑容荡漾在甄郝脸上。

    十分钟后,甄郝将那鼻青脸肿,奄奄一息的四大天王重新挂在枝头,再次挥手甩出去许多发主动技能。

    “我是持国天王,前些日在朝堂之上,我故意指认李靖,就是想让他身败名裂,好让我们四兄弟上位”

    “我是增长天王,去年我收复了一只女蛇精,将其认作干女儿”

    “我是多闻天王,三个月前我也收服了一只蜘蛛精,将其认做干女儿”

    “我是广目天王,我把他们两个的干女儿也收为了干女儿”

    “嘶嘶嘶~!”

    甄郝倒抽三五斤凉气,一脸震惊的看着四大天王,对此无言以对,不知该说点什么。

    贵圈真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