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狂少 > 第两千两百七十九章 谁的声音?
    叶谦今晚带着南宫妙妙和叶青璇两人在这老城隍庙一带转悠到也不是无缘无故的g。从江南叶氏的董事会开始他的神念就一直跟着李子雄和徐有明两人,要知道叶谦给他们两个的期限很有限,只有三天而已,如果三天之内李子雄给不了叶谦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话,那整个沪阳就要变天了。

    到那时,叶谦将会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沪阳城内的事情。

    对于这个时间点,李子雄自然也是十分上心,毕竟谁也不想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落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所以在下午出了江南叶氏的大门之后,李子雄和徐有明就开始分头着手准备。李子雄约了沪阳青门集团的杜月深,而徐有明则是去约了木长青。

    在如今的沪阳城,叶洪光已死,剩下的能够有能力左右沪阳局势的也就是这几人了。

    八大碗酒楼的顶楼,最豪华的包厢内,此刻李子雄,徐有明,木长青以及青门集团的杜月深四人就这么安静的相对坐着。

    这包厢内除了他们四位大佬级别的人物之外再无旁人,不管是他们各自的亲随还是酒楼内的服务人员全部被驱离了这包厢十米以内的范围。

    包厢的酒桌上,醇香的酒水散发着可人的味道,一桌子的菜肴也是色泽诱人,但从头到尾却无一人动筷。

    整个包厢此刻就这般陷入到了无穷的沉默和压抑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第一个忍不住这样气氛的人终于站了起来,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木家家主木长青。

    说实话,要论年岁,木长青是这四人当中最小的一个,同时他也是最耐不住性子的一个。对于李子雄和徐有明下午在江南叶氏大厦内的表现,木长青可以说是历历在目,所以对于李子雄和徐有明,木长青可谓是充满了愤怒。

    讥笑了一声,木长青不屑道:“李家主,徐家主,你们两位现在不应该正在抢着捧那位帝都少爷的臭脚吗,怎么有空约了这顿饭局的?”

    木长青此言一出,立刻打破了整个包厢的平静,一旁的杜月深脸色一沉,就连李子雄和徐有明这两个老狐狸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白了木长青一眼,李子雄哼了一声道:“木家主好像对我们老哥两很有意见啊?”

    “哼,何止是有意见。李家主难道不明白江南叶氏到底代表什么吗,你们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将江南叶氏拱手让人了,你们这是在自毁长城,自毁长城你知道吗?”

    木长青的怒火似乎一下子被勾了起来,指着李子雄的鼻子就是一阵怒吼。

    很显然,李子雄和徐有明两人双双将叶氏集团的股权转让给叶谦这已经触及到了木家的利益,若是此刻的叶洪光还在,那木家、叶洪光以及杜月深三方联手到还有翻盘的机会。可是好死不死的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叶洪光和他那一派的人却是一个都联系不上。

    警觉的木长青此刻已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了,叶洪光和他手底下那群股东们这个时候很可能已经遭遇毒手了。

    不过对于木长青的呵责,李子雄却是冷冰冰一笑:“木家主,你最好弄清楚现在的状况,江南叶氏本来就是姓叶的,何来拱手让人之说。而且自毁长城总要好过毁家灭族,你若还是这样冥顽不灵的话,那叶洪光就是你是前车之鉴。”

    此刻的李子雄完全无所顾忌,那可是直接威胁。

    木长青则先是一愣,然后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你做的手脚,李家主还真是好狠的手段。”

    说着木长青的目光开始有些谨慎的望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杜月深:“杜龙头,难道你就这么看着吗?”

    沪阳的木家,杜家以及叶洪光本来就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而如今在李子雄的威压之下木长青可以说是孤立无援,他只能寄希望于杜月深和他的青门集团。毕竟青门集团在沪阳根深蒂固,手底下更有数千打手,这是一股十分恐怖的力量,就算是有着江南八大家族之首称呼的李家也不能轻易撩拨。

    而此刻,端坐在木长青边上一身青色长衫的中年人则是无奈叹息了一声:“李老,徐老,你们今天联名邀请我和长青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亦或者是帝都叶家的那位公子哥有什么指示要传达?咱们都是在沪阳城混迹了大半辈子的人了,有什么话,大家就开门见山好了,不用藏着掖着。”

    杜月深到不愧是混迹江湖的老油条,他一眼就看穿了李子雄和徐有明的目的,一番话那叫一个剑指佛心。

    徐有明憨憨一笑道:“杜小子,你到是个人精一样的家伙。既然你已经看破,那我们就直言吧。今天请两位前来,一来是叙叙旧,二来也是为了传达叶少的命令。叶少让我们两个老东西给你们带句话,他希望日后的沪阳只有一个声音。”

    有叶谦这座大佛在背后撑腰,徐有明可是毫无顾忌,毕竟天空之城东方魔神的威名就连帝都那些个黄金家族都不敢冲撞,更何况是眼前一个小小的沪阳杜家呢?

    不过让徐有明没想到的是,听到这话第一个跳出来的并非杜月深,而是木长青。

    木长青顺手拿起桌边的碗筷,径直摔在地上,然后满脸愤怒道:“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这里是沪阳,不是帝都,沪阳的事情不是他一个公子哥能说了算的。还妄谈什么只有一个声音,他也配吗?”

    木长青的愤怒可以说是到达了顶点,对于叶谦此人他了解得并不多,在木长青看来叶谦不过就是一个仗着嘀帝都叶家的威名胡作非为的无知公子哥而已。

    不过比起木长青的莽撞,此刻的杜月深却是奸猾的一笑,道:“让沪阳只有一个声音,看来帝都叶家的这位少爷所图不小啊。”

    说着,杜月深又顿了顿声,目光死死的盯着李子雄和徐有明继续道:“不过杜某到是有些纳闷了,叶家这位少爷所要求的声音,到底是你李家的声音,还是徐家的声音,又或者是我青门集团的声音呢?”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